【王者荣耀/玄亮】好事多磨(上)

+现代AU 总裁x教授 大体是游戏里的性格设定
+背景故事里一百八十顾茅庐的梗太可爱了hshshs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下篇其实x

+昨天又去了武侯祠(锦里人太多了挤死我了


一百八十顾,博君一回眸。



也不知从何时起,刘备不再恭恭敬敬称诸葛亮一声先生,而是亲密暧昧地唤他小亮亮。
当诸葛亮后知后觉发现称呼上的变化时,他和刘备都已行过云雨巫山了。
诸葛亮的腰很疼,腿也很疼,如果能重来,他断然不会再选择骑乘的姿势,反而白白便宜了刘备这厮。
介于少年和青年的体型柔美而纤细,瓷白锁骨处的斑斑吻痕极易令人想入非非,他的面上带着欢爱后特有的慵懒与媚惑,而与生俱来的高傲气质,又未因被征服有丝毫退减。
刘备又紧紧搂住他,和他深吻,急风骤雨般地攻城掠池。诸葛亮的呼吸始终平缓,倒是刘备的气息有些慌乱。
诸葛亮湛蓝的眸子平静如海,只道:“你不行的话不如我自己来。”
虽然诸葛亮平日里说话行事是又傲又骄,但在这种事上被嫌弃,刘备还是很过不去。
事实上,刘备也深知,每每诸葛亮表面上说得一套又一套,显得自己运筹帷幄淡然自若,实则表里不一,口非心是,说穿了也就是傲娇,可是这份傲娇,出自聪明绝代的小天才,拐了七八十个弯,极是高深莫测。
如若要揭穿傲娇的表象,不消言辞上的辩驳——当然也没人能说得过诸葛亮,需要的只是再次吻上去,那冷静的外城,便不攻自破。
“我的小亮亮还真是主动热情。”
论老谋深算,刘备还是更胜一筹,他的眸子暗暗沉沉,嘴边扬起一个有危险意味的弧度。
他再次覆上诸葛亮的唇,气息交融,津液相连,舌尖给予身下人酥麻致命的舒适感,诸葛亮终于闭上了冷霜似的眼眸,喉间隐隐抑制不住呻吟。
仿佛箭临弦上,仅此至关一刻,刘备的手捏住诸葛亮胸前的两点红樱,便是一番狠狠蹂躏,指尖又绕着乳晕打磨,他明显地感到身下人微微颤抖,气息终不复平缓。
趁着诸葛亮迷乱不已,不安分的手伺机探到隐秘之处,那里方为刘备入侵过,爱液仍残留在内,轻车熟路地伸入两指,细细扩张按摩,通道内里一片湿热,穴肉紧紧绞着异物,表现得谄媚又饥渴。
清辉流银,一夜春情。
明明主导权先在自己,自己却反受一套,诸葛亮一直想不通透其间关节。归根究底,还是小天才从没谈过恋爱,情这一字,可不是空有智商便能理解的。
诸葛亮,表字孔明,年仅二十,即身任S大经济系教授,头脑和颜值都是绝代难求,浑身散发着一股弱智勿近的高冷气场,不少财势通天的公司想聘他为顾问,都给他冷言拒绝。
刘备作为这些财大气粗的公司总裁之一,也一度想聘请诸葛亮,有句话传得神乎其神——得到诸葛亮,就得到了半边商业界。
刘备并无总裁架子,第一次去见诸葛亮,他正襟危坐在办公室里等人下课回来,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最后还是在诸葛亮微博上发现,今天原来是庞统帮他代课,他和隔壁历史系教授张良去C市开会了。
诸葛亮事后知道刘备来造访不遇后,深感歉疚,许诺他下周再见面。
可到了下周,刘备仍是无缘见他一面,不巧诸葛亮生病住院了,休息了整整一周。病好之后,小教授好像忘了答应刘备的事,刘备堵在他办公室门口,他仍推辞不见。
诸葛亮打的算盘是,一般人被拒绝两次三次,就放弃纠缠了,但刘备脸皮比城墙厚,即便诸葛亮小他九岁,也先生前先生后叫得情真意切,中午和傍晚下课时,他都要来打扰诸葛亮一遭,佯装凑巧路过,实则预谋着围追堵截。
用刘备众兄弟的话来说,这等穷追莫舍,哪是求贤若渴,求女朋友还差不多。然而有一天刘备公然搂着诸葛亮的腰和他一同出现在公司会议上,才知当时原来一语中的。
凡一百八十往,乃得。无论晴雨,那个西装革履的身影每天准时会出现在校门口,目光紧紧锁着诸葛亮,直到诸葛亮再也无法将视线移开。
古代帝王纡尊降贵,礼贤下士,解衣推食,如此便得臣子感激涕零地追随,诸葛亮智商又不低,不是看不出刘备想让他辅佐他的事业,可能被有名有钱的商界大佬青睐有加,苦苦追求,他的高傲自负得到极大的满足,在第一百八十次被刘备骚扰时,刘备把他壁咚在走廊上,目光相接一瞬间传来的热切情意,亦非不令人心跳骤热加速。
走廊上路过的学生则表示,当时他们的眼睛要被闪瞎了,早就听说有一位商界精英在“追求”他们的小教授,没想到竟然是深层意义上的“追求”。
刘备靠得近得像是要亲上来,诸葛亮头一次乱了阵脚,虚虚移开目光,只道,也不是不可以跟你走。于是当日下午上完课,刘备便开车来接走了诸葛亮,像是来迎娶未来的新娘。
刘备记得,那天是学校运动节闭幕,诸葛亮并未穿着寻常那套禁欲的西装,而是一套棒球衫,牛仔裤,帆布鞋,头上一顶藏蓝色的帽子,奶白而微卷的软发间露出小巧的耳廓。他年纪又小,虽已是教授,但这一身打扮比高中生看起来还像高中生。刘备感觉自己仿佛在搞未成年小孩,一路上心神不宁,总是忍不住去瞟他几眼,差点闯了红灯。
副驾驶座上的诸葛亮心跳得很快,心中盈然一股坚定而热烈的情愫——就像般命定的不可抗力,似千百年前邂逅的一段姻缘,今生再续。
但他仍处处表现得嫌弃,像猫对人竖起浑身的毛,即使那人是它的铲屎官,毕竟在猫看来,它自己这么帅气机智早晚统治地球,自己一定是神。
“忽快忽慢,你这加速度是要给高中生出新的物理竞赛题吗。”
“别盯着我的脸看,你要闯红灯了。”
“……你公司不是这个方向吧,别告诉我你堂堂总裁还走错了路。”
刘备终于还是闯了一个红灯,稍稍放慢车速,转过头满脸堆笑道:“先生,我们不是去公司,是去敝舍。”
诸葛亮脸一红,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不堪入目的限制级画面,主角还是他和刘备。新闻上经常报道某某女大学生受聘做家教,结果却失身的魔幻现实主义故事,情况简直和眼下如出一辙。可很快诸葛亮便将这可怕的肖想逐出脑内,刘备看上去颇为儒雅,待他也真心实意,怎可能要他做那档子事。
诸葛亮不好直接问去刘备家做什么,只能压低帽檐,以掩盖面颊的绯红。
刘备把他的小动作小心思看在眼里,油然而生一股罪恶感,心底却又笑开了花。
刘备饶有兴趣地想捉弄诸葛亮一下,说道:“先生,不妨猜一下我要做什么。”
刘备用的是“我”而不是“我们”,言下之意极其隐晦。他知道诸葛亮明白他的话外音,而且还会过度解读,但他却不会明面质问他。诸葛亮只会认为是自己想太多,因而为此感到羞耻。这一招,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果不其然,诸葛亮白玉般的耳廓也彻底红透,隐在奶白发丝间,可爱得像雪中红梅。
诸葛亮抬眼,正直地直视他的侧脸,道:“我又不是算命先生,我如何知道。”
一只小猫炸毛太久而得不到抚慰也是要闹腾的,刘备腾出手来在诸葛亮帽子上敲了两下,说道:“小教授,你现在已是我的'算命先生'了,公司在商界的未来,还请先生多指教。”
诸葛亮如入秋的蝉,一下子噤了声。刘备知道,诸葛亮脑内一定在反复循环、深入分析自己的话,那一词“我的”,便给他贴上了自己的印记,足以让他陷入死循环了。
刘备觉得有必要在此之上再打一剂强心针,补充道:“不过先生也无需过虑,万事还有我。”
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车已到站。刘备停车入库,带他走进那栋雅致古典的别墅。
寒假将近,天气微冷,屋内开着地暖,客厅陈设稍显凌乱。诸葛亮才换了鞋,被刘备牵着手,向内室走去,忽然楼上冲下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从楼梯上跳下直接扑进刘备怀里,撒娇道:“老爹!今天你给我找到妈妈了吗!”
“阿斗乖,找是找到了,”刘备不可察觉地向身侧人瞥了一眼,“但老爹现在还有事要做。”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妈妈!”小孩闹道,但他忽然看到刘备身旁的诸葛亮,又看到两人牵着的手,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小哥哥你好漂亮!老爹!你不准欺负他!”
刘备笑道:“不会不会,凭他的智商,只有我被糊弄还蒙在鼓里的份呢。”说着,他愈加捏紧了相扣的手,诸葛亮斜睨了他一眼。
“你要称小哥哥为先生,他只比你大十五岁,但他已是教授了,不久还会是公司顾问,现在老爹要和他谈工作的事,你打开笔记本玩吧。”
刘备笑容温和,俨然一副慈父相。
诸葛亮没想到,刘总裁明明未婚,居然已为人父,心下暗生疑窦。
两人进入书房,刘备解释原委,刘禅是五年前被弃在家门口的,那时他事业刚有起步,再养个孩子也不困难,便收刘禅为养子。
上座,奉茶,诸葛亮逐一分析商界局势、经济走向、发展前景,层层递进,娓娓道来,气质之雍容优雅,刘备愈加的心悦于他。
天色见晚,刘备得寸进尺似的邀请诸葛亮住下,诸葛亮本想回绝,但念及教师公寓的Wi-Fi还欠着费——不假思索,小教授一口答应下来。
谁知道,一应无期,诸葛亮自此之后,便住在刘备家里了。
翌日,刘备送诸葛亮去大学,小说里才得一见的黑色豪车停在校门口,本已吸睛不少,车上走下个叼着牛奶盒,身着休闲装的清爽高中生,更令人诧异,后来才发现,那“高中生”其实是诸葛教授,而那豪车,愈看愈眼熟,不正是常来骚扰小教授的那位刘先生的。
刘先生摇下车窗,冲小教授告别,又说了些什么,令他红了耳尖,路过的学生们心明眼亮,都察觉出一丝“奸情”。校园论坛上立马出现了两人的CP分析贴,图文并茂绘声绘色,新的同人邪教已然出现。
周五下午诸葛亮没有安排课程,往日他会宅在公寓里打游戏看动漫,或者在图书馆看一下午闲书,晚上则修仙修至元婴,日子就像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学生问完问题陆续离去,正当他收拾完课件,打算离开时,刘备又在门口堵住了他,盛情邀请教授下午同去公司,熟悉一遭。
“孔明先生,好孔明…”
昨日一过,留宿一晚,刘备对他的称呼已由先生进一步转为他的字孔明,诸葛亮听他好声好气求着自己,亲亲爱爱地叫着自己的字,心中不只是一点点的触动。
然而诸葛亮眉锁得愈来愈紧,看上去像是嫌弃刘备。
才不要去。诸葛亮想这么直接拒绝,可生米煮成熟饭,他之前应下了要当他顾问,自己迟早是要为刘备所有。
“四点,公寓接我。”
能推迟一阵是一阵,现在到下午四点还有六小时,他前天才把游戏段位打上王者,六小时可以上好几颗星了。除了游戏,另一个理由是他不想只穿着休闲装去那样高精尖的公司,弄得他好像是来社会活动的高中生,或者刘备包养的小情人。
“好说,好说,方便的话…我可以和孔明先生一起回公寓吗?反正我也没事……”
诸葛亮想不出回绝的理由,只得带人回了公寓。天气晴好,诸葛亮很不情愿地写了一下午的论文。刘备眼皮子底下,他又不好意思玩游戏。小教授追悔莫及,简直想穿越回去把自己说的话吞进肚子里。
走之前,诸葛亮换了一身长款风衣,裤脚收紧,显得小腿极细,颈后略长的头发拿发圈扎了起来,整个人秀丽明净。
刘备一时间看得目眩神驰,直到诸葛亮问他自己看上去怎样。
刘备如实回答:“外出援交的高中生。”
诸葛亮有点生气,小高跟跺得哒哒的响,走将上前仰头对刘总裁说:“你的比喻是跟阿斗学的吧。”
昨晚刘备和诸葛亮胡天扯地,刘备讲老师曾经让刘禅用“家”造一个比喻句,身为商业大亨之子,小孩语出惊人:商场就像我的家,东西随便拿。惹得诸葛亮忍俊不禁。
刘备很诚实,一本正经道:“其实那是我教他的。”
诸葛亮犯起老师的职业病:“你这样会教坏祖国的花朵。
刘备嘴角上扬,眸光黯黯,说道:“这么说来,孔明可有意教导阿斗?”
诸葛亮脸一红,这才反应上了刘备的套,勉为其难地表示可以当刘禅的家庭教师。
拜访完位于市中心的公司总部,自然而然地,刘备邀请诸葛亮共进晚餐,顺理成章地,又邀请小教授和他同居,理由是照顾刘禅。
本来只是给刘备当经济管理顾问,现在却既为刘备出谋划策又为刘备带孩子,直像是相夫教子的贤妻。
回顾和刘备正式同居的这几日,任诸葛亮再聪明,也不明白是哪里出了差池,总有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tbc-

 
评论(5)
热度(256)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