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白】入凡尘(有车)



01.
近些日子,韩大将军无论所到何处,都要抱一团白色绒球,白龙冷峭面容与怀里软萌团子鲜明对照鲜明,端是惹人发笑。
霞光献瑞,祥云依斐,天界南天门,云阶月地。紫霞仙子方才打花果山回来,便遇上了欲下界的韩信。
“想不到重言弟弟看似高冷,底子下竟是一副柔肠。”露娜憋笑道,打心底吐槽韩信闷骚。
韩信臂弯里,白色绒球舒展开来,一双紫眸清澄如潭,好一只娇俏可爱的小狐狸,只是这狐狸表情甚为古怪,怎么看都像在嘲讽主人,一脸受气似的不情不愿。
“姐姐见笑了,”韩信面不改色地顺了顺小狐狸的毛,挠得小狐狸舒服得眯起眼睛,“我在长安一片野桃林捡到的它,见它伤势过重,就救了回来。”
露娜一听,更来了趣儿,笑呵呵道:“狐族个个都是绝色美人,弟弟须得小心,万一哪天醒来,床上多了位粉雕玉琢的少女。”
小狐狸闻言,恨恨地剜了露娜一眼,这眼神似曾相识,露娜登时一个激灵,缄口哑然。
韩信安抚般揉了揉炸毛的团子,眼底柔情脉脉,蜜意盈盈,倏尔展颜一笑,直如和风拂煦柳,初日照霜林。
只听得白龙温言道:“那我就娶他。”
也不知是否是紫霞仙子看走了眼,那小狐狸似乎红了脸,轻轻咬了下韩信的手指,把身子蜷成一个球,羞不见人。
谈话一毕,韩信又是那番清冷出尘的神色,好一位绝世上仙,然而目光转向小狐狸,却流露出无限柔色。

02.
近些天儿,李白甚感世道苍凉,人心冷漠。
他堂堂青丘少主,剑仙至尊,失踪已有七日之久,其间竟无一人过问他行踪。
“狐狸?”
长安西门,韩信正和狄仁杰谈话,提及狐狸一词,李白竖起了耳朵,心下激动,果然还是怀英大大慧眼如炬,深察异状!
“不问罢,那酒鬼准又醉死在哪棵桃树下了,”狄仁杰不愧是神探,一猜一个准,“只是他还欠着谪仙楼好几回酒钱,老板娘寻他不着,天天来我这闹。”
李白无语:“………”
天凉了,让长安大理寺破产吧。
神他妈神探。
对了,下次去喝酒,决计把账全写在狄仁杰头上。
然而,李白醉来花下眠,可是时有的真事。狐仙所修,乃浸淫山野江河,汲取天精地华,星辰霜露之道,且行且修,捡片明山秀水,兴来独酌,逍遥洒脱,宛然闲云野鹤。
逍遥过了头,李白就把渡劫之日给抛却九霄云外,哪记得九尾将成,天劫亦至。
明明是碧空万里,霎时黑云蔽日,阴风怒吼,惊雷降下,堪堪劈中李白所栖桃树。
俄而骤雨一歇,云破天青,天际传来隐隐龙吟。
修为尽散,原型暴露,意识流失之前,李白似乎看到一抹白色身影,心中无缘生起安全之感,喜滋滋、甜蜜蜜,迷迷糊糊地想,就知道青莲剑仙不在青丘、天宫两处晃荡的这些年,还有人挂念着自己。
这人真好。
想嫁。
再次醒来,睁眼一看,抱着自己的人眸色温柔似水,容貌却冷峻如霜。
李白立时阖上眼帘,装作不舒服。
好死不死,那个好人是韩重言。
韩重言何人?蛟族之王,李白浪到蛟族领地时,没少撩他,两人着实一对欢喜冤家。
狐仙决定收回前言。

03.
长安城,长安街。
帘旌当风舞,柳条对日斜,小商小贩满行道,人语人声盈巷街。
韩信抱着李白,到处闲逛。白龙生得玉树临风,怀里又有只萌物白狐,极是惹人注目。一路走来,倒有不少俏丽少女,以扇掩面,含羞带怯,娇声问韩信可不可以摸下小狐狸。
敢碰你狐爷爷的尾巴,小心我咬你。李白内心炸毛道,然表面上只叫了一声。反正至始至终,韩信也没认出李白真身,当他是寻常白狐,狐狸也就索性不要脸皮,一个劲往韩信怀里拱,卖软卖乖。
眼下看见有这么多美人倾心韩信,李白更是烦躁,烦躁得想咬韩信。
“小白不乖,会咬人。”韩信似是懂李白心意,委婉拒绝了几位少女。
乍听见小白这一称呼,李白浑身毛都要竖起来了。
旋即灵光闪现,既然都被说不乖了,那就不乖呗。
李白眼波一转,一口咬住韩信指尖,还很恶劣地舔了一下,小小虎牙刺不破皮肉,全当是搔痒。
韩信登时一怔,迅速把手指抽出来,神色紧绷,眉峰微蹙,似怒非怒。
作恶的小狐狸眨了眨眼,不明所以,无辜至极。
韩信大脑空白的当儿,白狐身形一轻,窜上主人肩头,趴在那,不动了。毛茸茸的尾巴围过主人脖颈,尾尖轻轻搔弄颈侧。
“嗷。”李白扮演宠物扮上瘾,腻腻叫了一声。
韩信缓缓回神,挠了挠狐狸下颚,轻声道:“狐狸,顽劣。”
一声狐狸,轻柔欲融,让李白以为韩信早已知晓自己身份矣。
青丘少主向来悠闲散漫惯了,几年前,于蛟族领地内,他也不把自己当外人。韩信在书房批阅文书时,狐狸总要去闹上一闹,或者什么事都不做,就端端正正坐在韩信对面,直直盯着白龙,盯到他不好意思为止。
“狐狸,你太顽劣了。”
那时韩信也是如此语调,似嗔非嗔,略无责怪之意,倒有几分无奈。
时过境迁,可每一声狐狸,俱是一般的爱意痴缠。

04.
街上人流熙攘,韩信走出几里,就给一小贩拉住了。也怪他位尊惯了,出行不知低调,一身素色暗云纹锦袍,只差把有钱俩字写脸上。
“公子,你这白狐长得真俏。”
李白嗤了一声,那是当然,青丘少主,青莲剑仙,遥记昔年瑶台会,一笑羞煞琼花玉蕊,可不是虚的。
韩信本想抽袖离开,却见那小贩拿出一个小巧金铃,花纹饰美,玲珑精致,泠泠两声,音色清越,韩信目光立时黏在了铃铛上。
“公子,不瞒您说,这铃铛可大有来头,传说是五百年前西王母赐给九尾狐王的,绝对配得上这只不凡的白狐。”
真“九尾狐王”李白,表示冷漠。
“…多少钱?我买。”
李白内心疯狂吐槽:卧槽什么鬼?韩信你还真买?本剑仙带这种玩意可太掉价了!实力拒绝!又不真是宠物!
然而带不带这事,由不得李白。银线串金铃,金铃衬白狐,衬得白狐愈加的可爱灵巧。
李白很是生气,爪子拨弄着铃铛,试图把它扯下来。
“你很喜欢?”
“嗷!”你从哪里看出来喜欢的?
苦于语言不通,李白只能努力摇头。
“哦。”
“……”你哦个头啊!韩重言我告诉你,你狐爷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可是很快李白就生不起气了。
韩信转过头,轻轻笑了一下,胜似冰消雪化,直看得李白心旌摇荡。若是人形,他早就不顾脸皮为何物,抱住眼前人香了好几个嘴。至于什么生气烦躁,通通一扫而空。
“你带着…很好看,不喜欢的话,还是取了罢。”
说着韩信就要取下铃铛,李白却一下钻进他怀里,蹭着他胸膛,千娇百媚,反而不让他取了。
“狐狸你啊……”
韩信唇角轻扬,语如春风,既柔且醉:
“快快化成人形吧。”

05
飞檐绘彩,隐隐红花畔,玉栋雕花,巍巍碧沼前。
谪仙楼,楼如其名,别具仙家气派。
酒香冽冽,李白本在韩信怀里昏昏欲睡,俶尔一个激灵,口涎差点留下来。他当狐狸这几日,滴酒未沾,酒瘾折磨煞人,韩信方跨过门槛,李白辄从他怀里跳将出来,如一道白影,闪到柜台酒缸前。
还未及把头埋进酒里,呼上几口佳酿香气,李白便感觉自己给人抓住后颈,提了起来。
“老板娘远出,姐来代管酒楼,有规定是李白和宠物一概不能入店。”
花木兰冷冷道,一把将李白丢给韩信。
槽点太多,李白一时竟尔不知从何吐起。
他何时不得进店?
甚者,把他和宠物并谈,居心其在!
韩信稳稳接住李白,很宝贝地抱在怀里:“小白不是宠物。”
“嗯?”花木兰一挑眉,看了看娇俏玲珑的幼狐,又看了看韩信,顿时起了八卦性质,“这小狐狸如此有灵性,修个几百年定出落成大美人,难道是…你……童养媳?”
韩信哭笑不得:“你和露娜都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李白又气又羞,爪子抓了几下韩信胸襟,不痛不痒。
花木兰爽朗笑道:“哈哈哈哈哈哈紫霞懂我!恭喜弟弟觅得良侣!适时记得请姐姐们吃喜酒!生的龙崽子的满月宴也要好好摆一场才是!”
李白心中说不出的纷乱,把头深埋进韩信衣服里,以毛茸茸的尾巴示人。
花木兰越看越觉小狐狸可爱可亲,像极一位故人,小狐狸尾巴朝外,毛色如雪,莹莹柔顺,她想也没想,直接伸手大剌剌揪住李白尾巴,狠狠摸了一把。
“嗷!”
“来!小白!给姐姐抱一下!”
虎落平阳被犬欺,李白生无可恋,被花木兰圈在怀里,一下又一下撸着毛,都快要摸秃了。
韩信似乎憋着笑,对上李白怨念的目光,转而移开,几近让李白以为,他把自己给花木兰撸毛,是故意的,更甚之——他已然明晓小白狐即李白。
七日以来,韩信宠他宠上天,有吃有玩有住有抱,李白甚至给惯出一辈子当他的小白狐之念,然而眼下,小白狐头一次如此强烈地想恢复人形。
我是青丘李白啊李太白啊花木兰小姐姐!
李白想哀嚎。
转念一想,若花木兰知道他居然让雷劈回原型,原型还是只娇小白狐,更要笑得直不起腰,拿他打趣吃他豆腐。
李白心里苦。
抬眸对上韩信似笑非笑的视线,李白更是又爱又气,决计要把这茬整回来。
咱走着瞧,蠢白龙。

06
进酒楼而不饮酒,韩信只怕是长安第一人。
临行前,韩信很有仗义地、男友力地,帮李白把酒钱给还了。
“以后他再来喝酒,账都算我头上。”韩信如是说道,一边抚摸着小狐狸的头。
小狐狸又是高兴,又像是不高兴。
李白高兴从今往后可以大喝特喝,而怨念韩信这厮竟然不买酒,这让狐爷爷怎么过个瘾?
好气哦不想保持小狐狸状态了甚至想咬人。
以前老是他欺负白龙,欺负得人家逆鳞跳动,耳珠通红,可又奈何不得青丘少主,孰料天道好轮回,现下他渡劫失败,还被韩信逮个正着,全然奈何不得这条白龙。
狐狸闹小情绪了,在韩信怀里乱拱,抖得铃铛清脆作响。
“怎么了?”
李白说不出话,说了狐狸语韩信又听不懂,心下气恼,只想挣开怀抱。
事后重忆,这个举动,某种意义上来言,不就是恃宠而骄。
韩信叹了口气,轻轻把白狐放在地上,一龙一狐大眼瞪小眼,李白丝毫没有计谋得逞的快感,反而感到一丝尴尬。
韩信倒没察觉这点,往前迈出两小步,回过头看向小狐狸,仿佛是在示意他跟上。
李白羞愤难当,若是人形,那早就闹了个大红脸。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嗷!”小狐狸委委屈屈叫了一声,跟了上去,只听金铃叮当响动,清泠悦耳。
白龙步子比小狐狸大得多,小狐狸得小跑着才能跟上,李白正上气不接下气地跑着,忽然感到韩信放慢了脚步,无意还似有意。
李白扬起头,闷哼一声,抖了抖耳朵,甩了甩尾巴,极为不屑。
金铃一路鸣脆,晚霞西映,暮霭茫茫,一龙一狐渐出长安街,之往天涯,之往海角。

07
夜宿客栈,烛火摇红,春宵帐暖。
李白愈发猜不透韩信心意了。
只见白龙大晚上自个外出一阵子,回来时提着两坛酒,当着李白的面,自斟自饮,好不快活。
李白恨得牙痒痒,浑身毛都要炸开,跃上韩信膝头,盘踞在那里,蜷成个团子。
“小白也想喝?”
韩信一下一下抚摸着李白的身子,讲真作为一只小狐,李白还挺喜欢这种抚摸,轻轻柔柔,酥酥融融,整只狐都飘飘然。
然而青丘少主怎会随随便便向黑恶势力低头,就算韩信再一何温柔相待,李白也要故作高冷。
“一人我饮酒醉——”
韩信无视李白,又开了一坛酒,酒香勾人心魂。
李白彻底向美酒势力低头。
小狐狸轻巧一窜,自韩信怀里跃上桌,却被桌布绊了一跤,酒坛打翻,整只狐湿淋淋的,弥漫着一股醉人酒香。
“我的酒!”
李白无比痛心,哀嚎道。
少顷,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出了话,人话,真真切切的声音,只是略显稚嫩奶气。
酒暖春深,白狐变美人。

http://m.weibo.cn/1791352064/4080292283419526
(手机编辑没发做超链接 复制一下就好啦 评论区也会放一次

09
是日,青丘龙渊,两处悬灯结彩,鸾凤和鸣,百花一夜报春,满目朱紫之色,好不喜庆吉利。
紫霞仙子睹物生情,忆起昔年与至尊宝大婚,也是这般美满和庆,心中一荡,不由得愈发攥紧了身侧意中人的手。
花木兰前来吃喜酒,笑道她果然没看走眼,顺带嘲笑了一番李白——这么大岁数还给天雷劈回原型。
李白反驳几句,就要操剑和花木兰打将起来,却冷不丁给韩信揪住后领,带回房里去了,且不那情事后话。
吉辰良时,大婚七日,琼宴七日不散。
龙狐作伴,山山水水,生生世世,一年复一年。

—完—
我爱他们!!
(李白/亮亮专业户上了钻后再没摸到他们了qvq
开黑吗!
扩列吗!
有的妹子来私戳我呀x
求勾搭!

 
评论(30)
热度(640)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