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今天开始做勇者

*非典型童话,傻白甜
*恶龙x勇者

很久很久以前,第一勇者欧鲁曼德处决了为非作歹的恶龙与魔物,夺回了属于人类的财宝,为雄英大陆带来宝贵的和平。然而欧鲁曼德战伤过重,未老先衰,蛰伏的恶势力暗有死灰复燃之势,在这个危急时刻,欧鲁曼德的弟子绿谷出久继承第一勇者的衣钵,前往大陆北部杀死残存的恶龙。
绿谷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年,他有着湖绿色的卷发和同样墨绿的眸子,现在那双眸子里溢满了激动的泪花,他从今日起便是雄英大陆的第一勇者,他可以像欧鲁曼德一样帮助苦难中的人们。
“哭什么哭,废久,明明只是路边的史莱姆,不要负着伤丢脸地回来。”绿谷的竹马爆豪胜己暴躁地说,手心里炸开火花。
“要加油啊小久!”绿谷的小伙伴丽日御茶子冲他挥手。
就这样,在朋友的祝福中,绿谷再次整理装束,戴上帅气的风镜,拔出锋利的宝剑,斗志昂扬地向恶龙巢穴进发。
绿谷跋山涉川,餐风宿露,走过荆棘丛生的陷阱,趟过白骨累累的沼泽,打败黑森林里盘踞的魔物,一步步逼近目的地。
传说中的恶龙并未意识到死期将至,他照常外出觅食,然后慢悠悠地回到城堡里。他的城堡里有取之不尽的宝藏,许多年前,人类正是因抢夺宝藏惹怒了龙族,破坏两界平衡以致放出了魔物为害人间,无奈这一事实永久湮没在历史长河里。
这只恶龙是龙族最后一条龙,按古书上划分,他也许不算一条纯正的龙,他能变成真正的人类,除了那两个异色的角无法变幻。
今天恶龙也在山脚村庄的治疗女神那里用餐,正当他打算回到城堡时,一个勇者打扮的绿发少年捂着受伤的左臂,跌跌撞撞地闯进来。治疗女神很快为他治好了伤,少年露出灿烂明朗的笑容,弯弯的眉眼可爱极了。
治疗女神说:“好久没看到像你这样的小勇者了,来到这偏远的北部真是辛苦你了。”
小勇者笑着说:“只要能打败恶龙,为大陆的人们带来和平,这不算什么。”
这句话引起了恶龙的注意,这位勇者和别的勇者好不一样,不是为了宝藏而是为了和平。
“你叫什么名字呢。”恶龙问。
勇者早就注意到了这里还有一位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位少年发色半红半白,左脸有烧伤,但还是分外英俊,他头上的角也是一红一白,这个时代的人们身怀个性,长相有奇异之处也不算什么。
勇者友好地、就像交朋友一样地说:“我是绿谷出久,一位来自南部的勇者。”
“轰焦冻,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龙的城堡。”
绿谷喜出望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轰焦冻牵上他的手,向治疗女神告别,两人一道前往山上的城堡。
眼前就是恶龙栖居的高山,想象中那座山应是暗夜般漆黑,蝙蝠翻飞,渡鸦别枝,蛛网密布,连天幕都犹经血染,而此时映入绿谷演练的却是完全相反的景致,漫山森林苍翠,不时可见野樱怒放,大大小小的湖泊仿佛是坠落的明镜碎片,这里倒像是童话中王子公主所住的森林。
路上偶尔遇见几个张牙舞抓的魔物,绿谷想大显身手,轰焦冻却挡在他身前,用冰和火轻易消灭了魔物。
轰焦冻忽然停下脚步,对绿谷说:“前面就是龙的城堡,我只能送你到这。”
“轰君,多谢了!”
绿谷看着轰焦冻的身影消失在丛林里,然后远方传来一声悠长的龙啸。
及至龙的城堡,那座巨大的城堡也像是王宫一般,打造得分外华丽。绿谷沿着阶梯向上走去,寻着宝石的光辉,最后来到顶楼的密室。
那头恶龙背对着他,趴在金灿灿的黄金珠宝上,鳞片一翕一合,尾巴绕着一串珍珠,看上去睡得正安详。奇怪的是,龙也是半红半白,相对的颜色沿脊背的鳞甲交错分开,莫名像双色冰淇淋球。
绿谷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靠近恶龙,然而还是不小心踩到金币,发出了响声。恶龙立刻苏醒,转身面对绿谷,尾巴顺势扫过地上的金币,嘴里喷出白色的冰晶,宝石似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不过目光毫无恶意。
“绿谷,你终于来了。”恶龙慵懒地说道,他说话时仍会喷出冰晶,声音和语调令绿谷产生似曾相识的错觉。
“我是第一的勇者!”绿谷拔出腰间宝剑,神情坚毅,气魄十足,“我要杀掉你!像欧鲁曼德一样,为大陆带来和平!”
恶龙平淡地说道:“我从未伤人,而且杀掉我,魔物并不会消失。”
绿谷无言以对。
“我的使命就是杀掉你!取回宝藏!”绿谷剑尖直指恶龙,但气势明显不如之前。
“不用杀我,宝藏你想要就拿,反正多的是。”
双色的恶龙眯起眼眸,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绿谷,令绿谷无端地脸红。
“……好吧。”
显然一条龙不会开玩笑,绿谷分析现状,觉得不如就听他的话,把值钱的东西一个劲往背包里装,也许和魔物打仗时需要这么多军费。作为一名出色的勇者,他临危不乱,大脑迅速地转过弯,忽然灵光一现得出一个结论。
恶龙在一旁看绿谷装得很费力,贴心地说:“要我帮你装吗?”
绿谷向后跃开,拾起地上宝剑,格挡在身前,又戒备起来:“你的颜色、声音、犄角,都像我在山下交的朋友轰焦冻,你……是不是吃了他?”
龙脸上的神色很奇怪——如果龙也有表情的话,他像是在憋笑。然后绿谷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龙周身被白光所包裹,白光逐渐幻化成人的形状,正是轰焦冻,他嘴角扬起一点弧度,从容地走过来。
绿谷的剑铿锵一声掉在地上,他跋山涉水历尽艰辛来到北部杀死恶龙,结果轰焦冻竟然是龙,龙竟然可以变成人,这一点任何一本古书上都没提到过。
“绿谷。”
轰焦冻平静地叫出绿谷的姓,但语气总有些撒娇的意味,恶龙抱住他的勇者,他比绿谷高一些,正好能把下颚抵在绿谷头顶,像得到安心与充实。绿谷脸颊发烫,心跳得异常迅速,这份温柔快把他融化。
轰焦冻依旧是平淡偏冷的语气:“宝藏都可以给你,我跟你一起走。”
绿谷感觉自己不知不觉间收服了一条龙,或者说被龙赖上了。
鬼使神差地,绿谷答应了,在心脏跳出胸腔前,轰焦冻捧起他的面颊,轻柔地吻住他,唇舌交互摩擦,少年的荷尔蒙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绿谷晕晕乎乎地倒在轰焦冻怀里,一抬头便对上那双饱含深情的异色眼眸,他的面庞又泛上红晕,猛地跳开。
勇者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想我得走了。”
“说的也是,一起走吧。”
“你不用跟来的!”
“你拿了我的宝藏,我还能到哪去。”
轰焦冻无奈地摊手,表现得像无家可归的龙。
“我把宝藏还一半给你!”
“那个吻是契约,”轰焦冻开始一本正经地瞎编,“龙和勇者的契约,自此我的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的。”
“……”绿谷感觉他最后一句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可以帮你杀魔物。”轰焦冻握住绿谷的手,眼睛里闪着光亮。
“…真是谢谢。”
“所以我们一起走吧。”
这样的轰焦冻实在让绿谷无法拒绝,只是稍微接近他,绿谷的心就像要爆炸,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心底肆意弥漫,他想这辈子是甩不掉这条龙了。
轰焦冻敏锐地发现了绿谷的心意,明知故问:“绿谷喜欢我吗?”
“怎么说呢…我、我不知道。”
“你会知道的。”
轰焦冻倾身再次亲吻绿谷,绿谷僵持了半秒,尝试着去回吻他。
外面的天色早已黯淡,今天是不能出发上路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勇者带着恶龙,还有取回的无尽宝藏,原路返回南部,用这些财宝,他们召集个性强大的人们齐心对抗魔物,把魔物重新逼回魔界。
和平如阳光普照大陆,恶龙和他的勇者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就像吟游诗人所颂的王子与公主。

-FIN-
作为勇者小久可是收服了一条恶龙呢轰君干得真不错(大雾
题目其实该叫:今天开始恶龙赖上勇者(x

 
评论(5)
热度(69)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