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最近,竹马的样子有点怪

*注意:胜→→←出←←轰
*短篇傻白甜

绿谷出久的一天从叼着面包火急火燎地跑出家门开始。
很不幸地,他在拐角处迎面撞上了爆豪胜己,两人一并倒在地上,面包掉在一旁。
绿谷大脑一瞬间当机,若是放在以前,爆豪早就掐着他的脖子,一记拳头揍了过来。
但爆豪并没有。
绿谷不敢去看他的脸色,他听见对方轻哼了一声,然后有什么拎起他的后领,他才想着从爆豪身上爬起来。
绿谷红着脸不住向爆豪道歉,爆豪没领情,也没正眼瞧他一眼,潇洒转过身,留给绿谷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绿谷呆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废久,你要迟到就算了,别拖累我!”
爆豪回过头朝绿谷吼道,仍是那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只是他的耳尖红得不正常。
绿谷脑内迅速对爆豪的话作出分析,得出他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迟到的结论,他立即小跑着跟上爆豪。

作为早餐的面包在撞上爆豪时牺牲了,早上的数学课绿谷看黑板上的三角形都像夹心三明治。
课间想去自动贩卖机那买些什么,结果零食早就卖完了。
绿谷饿着肚子一脸颓废地走回教室,眼前倏地一亮——他的课桌上摆着一个汉堡。
自己没吃早饭的事应该只有小胜知道,那汉堡是谁送的不言自明。
绿谷心里忽然暖暖的。
“小胜,谢谢你。”
绿谷搭上前桌爆豪的肩,对方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手心炸开小烟花。
“有什么好谢的,把你的手拿开,不然炸飞你。”
绿谷讪讪地笑了笑,他的竹马果然还是老样子不坦诚却心思细腻。这也正是他喜欢他的很重要的一个地方。

午餐时天幕的乌云开始聚集,阴暗得像鸦羽。雷声轰鸣之后雨势渐大,看样子是回不去教学楼了。
“绿谷,我有伞,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轰焦冻及时出现,绿谷几乎都要一口答应了。
“废久,过来,”爆豪这样说着,却是一把将人拽到身后,外加瞪了轰焦冻一眼,“八百万在造伞,人手一把。”
“可是这样太麻烦八百万同学了吧?”
“那就两人一把!总之你跟我走,听到了吗?”
爆豪攥紧绿谷的手腕,拉着他向八百万百那里走去。
理想是大雨中两人共处同一伞下的唯美画面,现实却是八百万的伞发光了,胜出轰三人用一把的修罗场。
为了防止爆豪一言不合就爆炸,处在中间的绿谷主动牵上他的手,爆豪条件反射般地别过头,象征性地甩了甩牵着的手就作罢,反而和对方十指相扣,握得更紧密。
这个小举动让绿谷感到分外奇怪,恍惚间他觉得他们是两情相悦,但余光瞥见爆豪脸上始终是一副瞪谁谁爆炸的凶恶表情。

一早起床晚点就奠定了整天倒霉的基调,下午的训练更是将霉运发挥到极点。
每位老师都看出绿谷和爆豪虽然是竹马但关系恶劣到极点,因而总是把他们安排到一起训练以此增进感情。
今天下午的训练也是如此。
爆豪和绿谷分在英雄组,对战轰焦冻和饭田。
绿谷想着,这真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分组,想取胜的欲望与失败的可能同等大小。
要是说将胜出二人强行搭档的方法对两人的关系缓和毫无用处,良好的反应却又会在细微处体现,前后的反差让绿谷觉得爆豪终于成长为他真正的样子——冷静,细腻,强大,自信而不自负,克制自己来达到成长与蜕变。
他还是那样好胜要强,然而偶尔一次输给绿谷不会露出自尊心受毁的表情,被安排和绿谷合作时不会心不甘情不愿甚至反攻队友。两人在暗中一直较着劲,看着对方的背影,追赶、变强、想要去打倒对方。雄英的高中生活,终于有了点青春热血的校园味道。
爆豪最近表现得奇奇怪怪,也许别的同学没有发现什么迹象,但一直注视着爆豪的绿谷却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竹马的变化。
爆豪现时就在绿谷前方,轰焦冻一上来便冰封了整座建筑,在两人逃脱前成功找到了他们的位置。
爆豪才轰掉了两人脚上的冰,轰焦冻便堵在了路口。
“小胜,你先走,你的个性不适合在狭窄的地方用。”
“废久,我又不像你不能控制个性。”
爆豪高傲地扬起下颚,手心溅出火花,脸上又是秒天秒地的桀骜神情,他见绿谷不动,回头睨视绿谷,冷道:“还不快去?”
绿谷浑身一个激灵,大脑飞速转动:自己的机动性在这种情况比之爆豪要更适用,移动更为方便,只要找到饭田——
“阴阳脸,你的对手是我。”
爆豪忽然向上开火,融化的冰层与掉下的砖块激起浓浓灰尘扰乱视线,绿谷趁机发动个性跑上楼去。
待尘烟散去,轰焦冻化去面前抵御的冰墙,并没有要去追绿谷的意图。
爆豪微微睁大眼睛,有些吃惊,只听轰焦冻以自信的语气从容说道:“我会在绿谷找到核弹前打败你。”
话音未落,一束冰棱闪电般刺向爆豪,地面上仍然全是冰,爆豪勉强躲开,险些滑倒。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这是男人间的纠葛!为了出久!”
监控室里,丽日御茶子双眼放光,似乎比初见欧鲁曼德真人还兴奋。
欧鲁曼德肯定了自己看学生的眼光,果然将他们三个放在一起会有良好的化学反应,很是欣慰:“爆豪少年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暴躁的爆豪少年了,逐渐有了可靠男人的样子了。”
屏幕另一方,爆豪一面躲闪一面还击,攻击方向无一例外都是地上,以此清除冰面,便于行动。他不停说着挑衅的话,似乎想要刺激轰焦冻使用火的个性。
只是轰焦冻明显不上当:“你是想让我用火烧掉冰吗?”
爆豪神色微妙,很快调整表情:“随便你怎么想,一半一半的家伙。”
他敏捷地跳上墙壁上凸起的冰棱,借此跃到轰焦冻后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炮轰,火焰吞噬整个走廊,却不至于毁掉建筑,他将范围控制得极为精准。
严冰吸收了大量的热量,轰焦冻几乎毫发无伤,异色双瞳的少年冷静如冰,斗志昂扬得却似烈火。
爆豪半眯起双眼,从牙关里狠狠放出一句醋意浓郁的一句话:“还是说你的火焰只为他而燃?”
显而易见,对战的两人都知道“他”是谁。
“我会用火的个性打败你,毕竟是绿谷重燃了我的火焰。”
轰焦冻埋下头,刘海的阴影遮住了面部表情,他的语调波澜不惊,重音落在“绿谷”上,对手的骨节因每一个字眼而愤怒得咯咯作响。
少年左半身毫无征兆地燃起赤红的火焰,像是日暮天际的夕烧,烧却阻挡的一切。
烈焰包裹的拳头和充斥硝化甘油的拳头挥向对方,即将碰撞爆炸的一刹,广播里突兀传来hero term win的机械音,以及欧鲁曼德命令另一边两人停战的声音。
爆豪松了一口气,耳机里忽然响起绿谷的大声吵闹:“小胜!你有没有哪里受伤?我回收了核弹!”
“废久,唧唧喳喳的吵死了,你是觉得我像你那么弱吗?你的关心多留给自己吧。”
“可是——小胜——”
爆豪掐断了耳机联系,尽管他还想在情敌面前多秀一下。
“我们之间胜负未分,绿谷也没做出明确选择。”
轰焦冻的异常冷静让爆豪想立即炸了这个不定时的威胁,但他还是忍住了,爆豪的眼神早已杀了对方千千万万回。
“那不一定。”
爆豪竖起双眉,捏紧拳头,手心的硝化甘油分泌正旺,他又扬起傲慢的戾气笑容,盛气凌人,自信到自负的地步。
无形无味的火药四处弥漫,一点即燃。
“小胜——”
绿谷及时赶到战斗地,打破了僵局,察觉到氛围不对,他放弃了上前抱住爆豪的念头,果然最近的竹马无时无刻不透着奇怪的气场。
“废久。”
“绿谷。”
绿谷被两人凌厉的气势吓得后退一步,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目前的氛围万分尴尬,两位男朋友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样子。
绿谷还未能预料到的是,在三人间某一人表白心意之前,这种奇怪的修罗场会持续下去。

—FIN—
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修罗场…啊大三角真好吃^q^
本来还想写更多的打斗但这不是重点啊喂!
轰哥我对不起你下回写轰出only吧……

 
评论(3)
热度(101)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