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9】两次悟空想和大圣打架,一次他没有

*去年给苏迟太太的本《吃俺老孙一桃》应援文,略修改,小甜饼

*又名:装逼如风,常伴猴身

 

花果山钟灵毓秀,山如叠嶂,水似银练。

悟空取得真经,修成正果,落得成日无事,闲在这山内山外,甚觉无趣。

然后这天,桃子方熟,另一个兄弟拖儿带女,历经风霜,赶回来探亲。

悟空看那猴一身熔岩甲胄,披风长得可以从蓬莱绵延至南天门,威风不减当年大闹天宫之时。悟空很是欣慰,后辈就算是在五行山压了五百年,把脸给压长了,也毫不影响孙家的气势。

悟空思来想去还是觉着在后辈、特别是带着孩子的后辈面前,得做副长辈的样子。首要,见面就得来个下马威。于是他乘着筋斗云,在江流儿惊喜的目光中,飘飘然降到大圣之前。

“唷,老弟,好久不见。”悟空笑道。

大圣看了眼怀中眼神闪亮亮的小孩,又鄙夷地看了悟空一眼,不屑道:“谁他娘的是你老弟,你大哥俺老孙回来也不迎接?”

悟空即便取了西经,皈依佛门,性子再好,也不免发作。大圣又看了眼小孩,再向悟空使了个眼色。悟空恍然心领神会,这孩子大概就是小师傅江流儿,在小师傅面前,那猴子定是死要面子,装出副有权有势的齐天大圣模样来。悟空心念一动,假惺惺道句阿弥陀佛,却是想好不帮大圣装模做样。

悟空挑眉,装是不知情,从耳中抽出金箍棒,一晃将其变得细长,挑起大圣下颚,轻慢道:“老弟,别没大没小的。至于咱们到底孰大孰小,何不比试一场。”

江流儿见势扯了扯大圣衣角,说道:“大圣,跟另一个大圣比一场好不好。”

大圣一愣,怒道:“你个小屁孩,这还用比,看一眼便知俺比这毛都没长齐的猴子大,自然也是俺更厉害。”

悟空幸灾乐祸,添油加醋道:“这么说是不敢和俺老孙比?”

大圣瞪着悟空,气他连这种场合都不配合一下,还火上浇油,为老不尊,故意挑起事端。

听闻呀呀几声,悟空这才注意到大圣头上冒出个扎着小辫的脑袋,原来还有个小女孩。只见那小女孩爬到大圣头上,一揪那猴子头上杂毛,奶声奶气道:

“大马,大马,比,比!”

大圣顿时颜面扫地,气急败坏,又不好当面发怒。阴沉着张脸捂住傻丫头嘴巴,把孩子放回背上背篓中。

悟空表示,这句话,这个称呼,够他笑一年了。

日子一晃而过,大圣一行在悟空花果山已住了月余。

悟空发现,那猴子格外宠孩子,甚至宠得有些无法无天。大圣宠孩子时候的样子,分外认真关切,看上去还挺顺眼。当然得除开经常一本正经在那胡说八道,以致天庭上的人物几乎都被黑了个遍这档子事。

那日山明水静,上次说要比试的事都要被忘到脑后,结果大圣自己扯到当年在花果山领七十二洞妖王率猴子猴孙大战天兵时有一何威风,便被江流儿顺着话题谈到了与悟空不战而罢的那场比试。

悟空仍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情,明明皈得佛门后心无一物,六根清净,现下却玩性大发,在一旁树上笑得狡狯,摆手道:“老弟,都是一家人,不比就不勉强。”

大圣果真中了这激将法,伸手一拳把悟空所站那棵树拦腰打断,道:“这种时候得叫俺一声哥。比就比,只是到时候莫要不服输。”

悟空在大圣打断树之时便纵身跃起,空中一个翻身轻轻落到大圣面前,抬头看着那猴,却见他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眼色。

“马猴子,你孙爷爷俺往西天取经之时,你还不知在哪个山底下压着呢,”悟空只道他是想手下留情,更不领情,“想要越辈,在回菩提老祖那修炼百年去!”说着抽出金箍棒,猛力一击,劲力卷起四周落叶。

悟空本以为他也会拿出金箍棒迎上这一击,大圣却向后一跃,只是避开。悟空不解,舞起金箍棒,连连攻击,下的尽是杀招,就为逼得大圣还手,而大圣仅是一味躲避,几次险被擦伤。

“别躲,这算哪门子比试。”悟空立定道。

“你,还不值得我出手。”大圣一擦嘴角,一双火眼金睛寒如深潭,湛湛有光。

饶是悟空修行再好,也被这狂妄之言气得怒形于色,金箍棒舞个圆圈,直直杀过去,大圣亦同时侧身闪避,悟空棒上招数陡变,横过金箍棒将其打出三丈有余。

大圣自烟尘中缓缓起身,似是受了重伤,悟空愣愣看着金箍棒,分明自己下手不重,为何那猴如此不堪一击?

悟空想过去扶大圣,大圣自己却先走了过来,对江流儿道声没事。小孩看大圣并无大碍,便扯住悟空披风一角,仰起头,眼睛一闪一闪的,道:“大圣大圣,你好漂亮也好厉害!”

悟空被褒扬得不好意思,揉了揉江流儿脑袋,心中总算明白为何大圣一直要在小师傅面前逞能。

于是之后几日,江流儿一直缠在悟空身边,问这问那,喋喋不休,浑似个缩小版的唐僧。一人一猴待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个和谐美好。

大圣就不乐意了,闷这一肚子气,拉长一张长脸,要求再比试一场。悟空甚是乐意,江流儿更是激动不已。

但鉴于上次大圣举动委实奇怪,又是躲避,又是不堪一击,悟空怕伤了他,便将猴拉到一旁,在耳边悄声开导道:“老弟,别老在小师傅前面死要面子,认真打,大不了咱们平手。”

大圣鄙夷地看了悟空一眼,为他堪忧,长叹一声,忧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唯独在那小屁孩前面不能丢面子,还和俺对着干,你一介出家猴,成何体统?”

悟空道:“噫,那就拿出实力。”

大圣忽然将右手放到悟空胸口上,随即撩起一截衣袖,赫然露出下面篆满经文的铁环,再回头看一眼江流儿。

悟空瞬时恍然大悟。

这猴子还真是死要面子得紧,不过,他倒喜欢这性子。

 

-完-

 
评论(1)
热度(36)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