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Counting up the Days

*逆3z,双箭头

*甜腻腻的、冒着粉红少女泡泡的故事

*BGM:Meiko---piano song

 

 

作为一位人民教师,土方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坂田银时。

谁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就像当时毕业找工作,土方本来想当数学老师,结果被安排成z班的班主任国文老师。

带着这帮调皮捣蛋的学生将近三年,整个班级俨然为一个家庭,土方关爱班上的每个学生,但那份情感唯独对银时是大有区别。毕竟是经历社会百态的成年人,土方知道要去克制这份感情,尽力回避与银时接触。

然而少年蓬松的白卷毛,懒散的红眼眸,鼻梁上高度数的黑框眼镜,校服上永远不扣起的第一颗纽扣,都带着青涩的气息时不时出现在土方眼前。甚至街边的棉花糖,天上的白云朵,都会让土方想起银时。

银时明明是班上最顽皮的家伙,土方上任第一天便被他放在门上的奶油淋湿。银时经常不交国文作业,测验时做过弊,和高杉打过架,在天台上望着渺远的穹宇流过眼泪,被土方看见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土方知道他是在思念他逝去的松阳老师。在高杉成天中二的时候,银时却要做好几份兼职养活自己。生活把少年充满锐气的双眸磨砺成死鱼眼,比班上最显老的近藤勋还要多几分少年老成的气质。

就算银时可以不交作业,测验作弊,参与打架,影响不了他成绩优异年年拿奖学金的事实。这也是土方欣赏这个学生的一点,背后银时付出的努力不得而知。看上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坂田班长,其实是个爱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家伙。

在青春的气息遍布整个校园,樱花树迎风绽放的时候,土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他吸引,目光总是追寻着银时,梦中更是一次次逾越师生的界限,听他带着哭腔地叫自己老师。

土方知道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所以自觉地逐渐淡化与银时的关系。

银时是这个班的班长,和班主任的接触自然比别的同学多。于是土方编了个算是圆满的谎撤了银时的职,让班长一位就空在那。至于近来土方和银时之间的交流,也就仅限于每天例行的问好。

一小时一小时地倒数,两人毫无征兆地渐渐疏远。

土方松了一口气,就在他以为这样起效的时候,他在红灯区的人妖店门口看见了银时的海报。

带着双马尾假发的少年浓妆艳抹,穿着花里胡哨的和服,像极了风骚练达的艺妓,刻意做着挑逗勾引的下流姿势,眼尾上挑,含羞带怯,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涩反而成了魅惑,似乎只有一个媚字可形容。

土方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想也没想便冲了进去。银时似乎很吃香,被一群不怀好意的中年大叔围着。土方不管银时的脸色,一个箭步把人拉出大叔堆。

“喂!土方!你干什么!”

银时甩开土方,这里忽然的骚动已让两人成为焦点中心。

土方厉声质问道:“你应该说你在干什么!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一个有着奇怪下巴的人妖挤进骚乱的人群,问银时:“卷子,这个帅哥是你的男朋友吗?”

两人同时脸红道:“不是啊!”

人妖若有所思:“我懂我懂,卷子最近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也是因为这位帅哥吧。今天的打工就到这吧,剩下的夜晚请二位好好享受。”

“什么!不是啊!喂等等!”

土方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件不太好的事。

都市的灯光耀得夜晚亮如白昼,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土方单方面攥着银时的手腕,没发现自己早已打破了多日的隔阂。

银时低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路人朝这对奇怪的组合投来诧异的眼神,土方觉得自己已经把一辈子的脸皮都耗在了今晚。

“喂,银时,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银时没有答话。

对付闹别扭的小孩,土方有必要拿出大人的样子。

土方语重心长道:“听着,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你才是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

“……因为走那条路可以很快到家。”然而事实是街头最显眼的便是那副海报,土方反应过来时已经进了人妖店。

土方又说道:“有什么困难可以给老师说。”

“可是你在故意疏远我。”

银时抬起头,冰冷的视线看得土方心凉又心疼,还有深深的自责与后悔。

“这个……并没有吧……”

“一百一十六天。”

银时也不知为何自己记得如此清楚。一直以来,他以他的方式拐弯抹角地隐藏对土方潜滋暗长的情感,比如不交国文作业,国文测验作弊,在蛋黄酱里下泻药。无论他的行为有多幼稚多抖s,土方都表现了他奇怪的包容。然而土方最近却开始刻意回避与他的接触,想必是察觉了银时对他禁断的情感。这么多天来,再次以这样的姿态面对土方,银时仿佛又听到了节操碎掉的声音。

“你记得这么清楚?”土方有些惊讶,有什么话呼之欲出。

“因为我喜欢你啊!”

银时破罐子破摔,上前攥住土方的衣领,闭上眼睛吻住愣住的土方。

简单粗略的初吻带着廉价的口红味。

银时干完这票转身就要跑,土方眼疾手快,把脸颊红透的他一把拉进怀里。

这回轮到银时愣住了。

这份情感居然是双箭头的,这比考试做对双向选择题还要惊喜,原来双方都已暗自发展到一举一动,点点滴滴都是像草莓牛奶一样深入心底。

土方成功把银时拐回了自己家,之后也就顺理成章地同居在一起,扮演着亦师生亦恋人的关系,就是对未成年人下手这点一直挑战着土方的极限。

土方恢复了银时班长一职,也没有理由再回避和他接触,路过蛋糕店时会给他买一份甜点,看到他上课睡觉依旧会叫他出去罚站,一种不可名状的纽带把两人紧紧缠绕,使他们更加了解对方的每一面。

“银时,毕业的时候可不要哭鼻子。”

“谁会对着这张每天都能见到的臭脸哭啊!混蛋多串!”

“说了多少遍了,要叫老师。”

土方说着落下一个轻吻。

 

-FIN-


 
评论(3)
热度(29)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