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白】昔纨绔

*复健一下…


人不风流枉少年。

一入春,熏风起,万柳斜,满城公子春衫轻薄,骑马倚斜桥,暂且不说博得那满楼红袖招,只怕暗许的芳心堆起来,也有城南山上那层楼一般高。
白元芳年方十五,却不屑和等闲公子一道当个纨绔,素来自诩大唐最帅少侠,白衣素衫,腰佩长剑,就算是在街上信步而行,也要暗暗运上半分内力,以炫自己一身武技。
瞧,这么一位白衣少侠,仗剑行天涯,英俊潇洒而又武功深湛,浑似从传奇戏本里走出来,岂能不惹得满城闺秀相思成疾?
车马辚辚,商旅不停。前面几位公子结伴而行,花花绿绿的衫子,手执折扇,腰间一个香囊,隔着老远便闻见一股香得发腻的气息,摆明是群纨绔子弟。可偏偏是这种风流人物,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街上少女的心。
白元芳跟在那群公子哥之后,嫉妒得牙痒痒,又恼恨这些人有眼无珠,竟不注意如此帅气的自己。内心虽是羡慕嫉妒恨,但面上却隐忍着不露丝毫痕迹。白小公子闲庭信步,悠悠跟在后面,余光暗暗掠过两旁,看看有没有哪个识相的在赞扬自己的帅气。
花柳渐繁,香风扑面,脂粉气息浓得发腻,白元芳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竟跟着他们来到青楼一带,楼上女子衣着清凉,妆容艳丽,不住向公子们抛来媚眼。白元芳脸色绯红,忙打开折扇遮住脸,一颗心跳动得似打鼓一般。
那群公子走入青楼,白元芳还在门前踌躇,走要丢面子,进则更为不是。何况这楼里前两天还出过人命,愈加不宜久留。权衡利弊,白元芳一咬牙,转身欲走。
“哟,还道是谁,不过是个不敢进来的胆小鬼。”有人起哄道,跟着又有几位公子对白元芳指指点点,连青楼里的姑娘也围到门口看热闹,白元芳好不尴尬窘迫。
“谁是胆小鬼了,”白元芳猛地回转过身,一收折扇,“有见过我这么帅气的'胆小鬼'吗?”
众人面露鄙夷,唏嘘不已。
白元芳隔空虚点,本想秀一手点穴功夫,却不料内力不够火候,软绵绵的内劲只至众人身前几寸,好在仍有丝缕风袭面而来。
“还是个半吊子练家子,量你也不敢进来。”
白元芳被激得恼羞成怒,高傲道:“我可神功盖世!有什么不敢的。”
“你若是能去顶楼阁楼上,拿到花魁的一根发簪,交到我们手上,姑且算你才貌两全。”
白元芳不假思索,脱口便道:“这有何难!”
众人掩面窃笑,白元芳微觉不妥,但以他的智商委实想不通哪里不对,只觉得拿到簪子便能表明自己长得帅气武功高强。
其时白元芳并未有恐高症,轻巧将身一纵,跃上瓦檐,一袭白衣飘飘,不像少侠,反而像小贼。惊噫声中,白小贼一连窜上三层,身法轻灵,起落无声,其间内力不足还要强行装逼的辛酸也只有他一人知罢。
翻过檐顶,白元芳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另一方楼阁朝向内苑,回廊曲折,下有清潭,只是四周不见人影。白元芳想起那个几日前死了人的传闻,莫非那人就死在这?思及此,白元芳不禁毛骨悚然,安慰自己长得帅一定能活得久。
悄悄搬开屋瓦,白元芳见屋内无人,陈设华美,宛然是个小家碧玉的闺房,铜镜前摆着一根玉簪,想必便是他们要求所取之物。
再复搬开几片屋瓦放在一旁,闺阁内绮景渐渐露出全貌,一想到洞房花烛的景象,白元芳心悸不止,面上发烫。正欲跳进屋里,猛然听得下方一声喝斥,白元芳浑身打个激灵,不注意便踩在一旁屋瓦上,屋瓦光滑,一个趔趄顺势向后倒去,下坠之势不可阻挡。
风声贯耳,白元芳感叹果然天妒英才红颜薄命,如此高度,定要摔成一滩肉泥,张皇失措间,手足乱晃以求减缓下坠之势。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白元芳转头望向下方,登时两眼发黑,恐惧不已。
“啊——要死啦要死啦!”
白元芳本以为必死无疑,猛地扑通一声,水声哗哗,自己竟堪堪坠到池子里,只觉身子仍不住向下沉去,仿佛这池子是无尽深渊,人将活活溺死在水底。白元芳不识水性,四肢胡乱扑腾,惊得池中游鱼远远避开。
命悬一线之际,听得一个清亮的声音道:“你是不是傻,这池子浅,脚踩得到底。”
白元芳心中一凛,不再乱扑腾,脚试着向下探,还真踩到了底。微一定神稳住身形,白元芳冒出个湿淋淋的脑袋,一把摸去脸上的水,望向岸边那个“救命恩人”,只见那人一袭黑衣,眉目英朗,与自己年纪相仿,却是少年老成,手执烟斗,面上云淡风轻,颇显沉稳成熟。饶是自恋如白元芳,也头一次见着竟有人和自己一样帅,一时间愣住了,浑然不觉自己还在水里。
那人面露鄙夷,道:“你还不上来?我可走了。”
白元芳打个激灵,忙答道:“别!等等!”便向岸边挪去,怎料池底湿滑,白元芳脚下一滑,又摔在水里,水花四溅,那人退开几步,轻笑一声,甚是轻蔑。
白元芳狼狈不堪,心有余悸,趴在岸边稍作休憩,却是连上岸的劲也消磨得一干二净。
白元芳忽然闻到一股茶叶味,原是那人靠近自己,再一看他烟斗里,装的哪里是什么名贵烟叶,只是普通茶叶罢。
那人用烟斗敲了敲白元芳脑袋:“我说你是不是真傻?”
白元芳恼他说自己傻,反唇相讥:“你这哪里是装逼,明明装的都是茶叶。”
那人霎时沉下脸色,狠狠给了白元芳一记爆栗,道:“我是遵纪守法根正苗红的大唐三好少年,当然不抽烟。既然你都没事,我就先走了。”说罢衣袖一拂,转身潇洒离开。
白元芳忙爬出水潭,跌跌撞撞跟在后面,双眸发亮,急切追问道:“这位壮士、英雄?恩人?公子……帅哥!”
那人起先一副清高自傲的模样,一切都置若罔闻,直至听到最后一词,骤然驻足,回首朝白元芳粲然一笑,端是温润谦和。白元芳万万没想到这称呼还真起效,然而跑得过快,来不及停下,迎面和笑容满面的恩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微微蹙眉,将湿漉漉的白元芳推开,又脱下自己外衣给他披上。
白元芳裹紧外衣,道:“恩人…帅哥,你贵姓?”
那人笑颜粲粲,得意洋洋,趾高气昂,极是自负。
他淡淡道:“免贵,你只消记住,我是未来的名侦探。”
白元芳一愣,恍惚间明白什么,原来名侦探也会来妓院。
“名侦探也会到这种地方?”
“你脑袋摔进水了吧,我当然是来查案的。”
念起他的身份,白元芳恍然大悟,名侦探却已然走到远处。
“诶!等等!”
白元芳追出妓院,只见得大街上人流如潮,哪里有名侦探的身影?
不过白元芳因寒气侵体,大病一场,醒来后把遇见名侦探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却仍依稀记得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这也是后话了。


#白洁说他哥一生病智商又变低了外加性取向都变了(不#

 
评论(5)
热度(31)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