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睿津】点河灯

*大写的ooc  仍然在缓慢的补剧补小说进行时 

*这对太可爱了我先炸为敬

 

星河迢迢,月华如练,映得流水仿若雪之初化。

市集灯火朦胧,风动笙歌,一路香车宝马,人语盈盈。

西楼高阁,萧景睿长身玉立,素衣折扇,凝眸远望,端是风雅潇洒。

可就算再风雅潇洒,时间一长,也得露出原相。萧景睿实在耐不住闲,喊来小二端上瓜子,斜斜倚着栏杆,边磕着瓜子,边看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是否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元宵佳节,萧景睿早早约好了言豫津,相约去赏花灯猜灯谜,但已过了半个时辰有余,一盘瓜子磕得所剩无几,也没见着言豫津半点踪迹。

忽然来人传话道言豫津被夏冬拉去练晚课了来不了,萧景睿替好友好生惋惜了一把。正打算回府,夏冬又派人传话道要替她看好言豫津,不能让他去那些烟花柳巷。

稍加思索,萧景睿便明白了言豫津这是拿着自己做借口,骗过夏冬,而又不想被说爽约,派人说是被夏冬留下。此事做得可谓是面面俱到,只是没料到二人派来传话的会同时到自己这来,自然也就败露。

萧景睿面含微笑,轻摇折扇,显得胸有成竹。这个好友会去哪里,自己是最清楚不过。

丝竹之声远远传来,又间有吴侬软语低吟浅唱,温软得如一汪春水。

歌声停歇,掌声还未响起,萧景睿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那听客背后,右手搭上他的肩,折扇顺势勾起下颚,不出所料,那人顿时怔住了。

萧景睿和和气气道:“你不是被冬姐留下了么?”

言豫津面色绯红,编造道:“我武功高强,偷偷跑了出来。”

萧景睿放开他,叹了口气道:“还武功高强,被冬姐的人跟踪着都不知道。”

言豫津倒吸一口冷气,瞪圆了双眼,甚是惊讶。

“屏风后、树枝上、那个小二、还有几处,”萧景睿颇感无奈,随意指出几处,“全都有夏冬和令尊安插的侍卫。”

言豫津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又愁又怕,扯着萧景睿衣袖,无措道:“那怎么办……景睿你可要帮我。”

萧景睿一摇折扇,面上云淡风轻,道:“你和我谁跟谁,他们早就被我打点好了,保证不会泄露一言半语。”

言豫津立时笑逐颜开,笑颜粲粲,就像一缕清风吹起萧景睿心湖的涟漪。

萧景睿轻咳一声,道:“不过说好的,你得陪我去看河灯,猜灯谜,这样你家里问起来也好有交代。”

言豫津面有两难之色,念念不舍地看了看台上歌女,又转向萧景睿,最终一咬牙决定忍痛割爱,向歌女作别,留下几锭碎银,随萧景睿离开。

夜色溶溶,火树银花。河上几朵河灯顺流而下,就像是飞星一般。

河畔男女成双成对,点上一盏河灯,许下一个心愿,共同放入河中。四周都是伉俪眷侣,萧景睿和言豫津二人倒是有些不合群。好在大梁民风开放,也无什么异样的目光。

言豫津左瞧右瞧,脚步轻快,早就将一时的伤痛抛到脑后,又没心没肺起来。看得萧景睿心下也跟着高兴,目光不自觉地粘在那人身上。

河畔有卖河灯的阿婆,言豫津便买了两个。萧景睿却说用不着两个,两人用一个便好。言豫津不悦,斗嘴道要支持阿婆生意,说着便给了铜板。萧景睿扶额,觉得他真是不解情意。正想跟上那人,阿婆却叫住萧景睿,还了一个河灯钱,笑而不语。

言豫津走得远了,萧景睿快步跟上,接过一盏河灯,二人同时放入河中,潺潺流水带着河灯缓缓而下,留下一路碎星般的烛辉。

问起许的什么愿,二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漫步河畔,四野里灯火昏黄,熏风细柳,别有一番风情。

萧景睿兀自摇着折扇,道:“豫津,我出个灯谜考考你可好。”

言豫津道:“倒是可别怪我答得太准,伤了你面子。”

萧景睿收起折扇,笑道:“适才到底有几人监视着你?”

言豫津一头雾水:“这也算灯谜?三人?不,四人?”

萧景睿拿折扇抵上好友的唇:“错,其实是一人也无。”

言豫津一脸诧异,急道:“景睿,你玩我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景睿见好友那副模样,不禁莞尔,解释道:“豫津,你想一想,若是你和我一道出来,令堂和夏冬怎会不放心?论武功,我可是高出那些人几倍,又怎会护不到你?”

言豫津搔了搔头,眼眸一亮,恍然大悟,给了萧景睿一记爆栗,道:“好啊!你就这样骗我!亏我还信了你!我这就要回妙音坊去!”说罢转身就走。

萧景睿忙一把拉住言豫津,将人往怀里一带,道:“如若你现在走了,我可是可以立刻给冬姐和言候告状去的。”

“喂!你!”

言豫津挣扎几下,发现反抗无效,无奈认栽了。

溶月,繁星,熏风,长河,河上星星点点几朵河灯,格外惹人动情。

言豫津不舒服地嘟囔几声,萧景睿才把人放开,两人均是面色通红。

言豫津气鼓鼓道:“景睿,你可不准去告状,今晚的事就当做没发生。”

萧景睿回过神,道:“不去告状倒是可以,但当没这回事可不行。”

言豫津又气得红了脸。

萧景睿话锋一转:“不然我之后拿什么要挟你。”

言豫津极想反驳,可又说他不过,一连翻了好几个白眼。

市集灯火次第熄灭,夜漏声长,渐觉夜深。

二人并肩而行,直到岔路口,二人才互道晚安,分头回家。

不过萧景睿素知言豫津有夜盲眼,这路上又一片黑暗,暗中相随,亲眼看着那人回到府中,才回到家去。


 
评论(3)
热度(39)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