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戬空】故态复萌

*tvb版杨戬×张空空

*双箭头傻白甜死傲娇

 微博求戳http://om/p/1001603876073648876445?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天际乍响惊雷般的爆炸声,继而腾起一股浓烟,很快一仙吏赶来灵霄宝殿禀报玉帝,奏道杨戬真君与那齐天大圣又因一言不和打了起来,差点殃及兜率宫。玉帝与众仙家却已是见怪不怪,毫不惊异。
太上老君可就急了,奏道:“孙悟空太过顽劣,不好好陪圣僧去取经,却闹到天宫来,还请玉帝下旨捉拿惩戒。”
玉帝觉得说的在理,点了点头。
月老见状,念起上回二人闹上月老府要改姻缘,心中自然有个数,亦上前奏道:“臣看这是他们自己的私事,不如就由着二郎真君去管教大圣。”
玉帝听他一席话似含有隐情,不过既然是那二人的私事就不必多问,干脆放任那两人闹下去。
于是今日兜率宫很不幸地遭了殃,结果是真君将悟空压在地下,刀尖指着那猴子咽喉,逼迫至此地步,最后才不了了之。太上老君看着撒了一地的丹药,欲哭无泪,整理时发现不知何故春药之属的少了一半,不暇细思,辄转见炼丹炉被打破,直是令人生无可恋。
近日天宫自五百年前悟空大闹天宫以来,还是头一次如此不安宁。唐僧一行在一小国停留讲法,悟空便趁机跑上来闹事,且是专门针对真君闹,闯出一堆祸还不是真君去善后,猴子倒是耍得开心,可苦了真君,成日忙前忙后,甚是辛劳。
话说上上次悟空去蟠桃园盗桃子,走到门口便被哮天犬拦下,不听劝诫,随后和真君在园子里缠斗,打烂十几棵桃树,还是真君去落伽山请来观音,以净瓶雨露救活桃树。悟空见自己又闯出大祸,自知有错,不好意思地扯住冠上翎毛,低眉敛目,眸子也黯然无光,缄默不语,静侯真君批评。真君本来该是秉公执法、大公无私,这次竟尔什么都没说,摸了摸悟空低着的头,转身离开。
上回道真君要去降服一妖怪,斗到关键时刻悟空冷不丁冒出,说这妖怪是他劳什子七大姑八大姨的姐夫的前世的邻居,刻意阻扰真君打那妖怪,真君不得不先打败悟空再去收拾那妖怪,结果落得悟空受伤,妖怪逃走,任务失败。责任却是由真君一人承担下,灵霄殿上只字不提悟空前来捣乱,悟空倏地心悸,又很快压下念头。
经此一事,悟空便名正言顺、义不容辞地在天上真君府里住下养伤,时不时逗狗遛狗,只是被暂时软禁在府里不能外出,无聊得紧。
伤还没痊愈,悟空又按捺不住性子,跑出去游山玩水,结果在兜率宫前被抓了个正着,才有了这么一出。
真君定了悟空身法,将猴子打横抱回去,途中遇上才从宝殿出来的月老,得知悟空不会受到惩戒,只是这个大麻烦,几乎可以说是甩给真君了。
月老颇为感慨,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笔下数对痴男怨女,鸳鸯眷侣,还没见着像戬空这对似的,一个愿打,一个就愿挨,不过也不见得愿打的打过愿挨的,又是怨恨对方,又由衷佩服旗鼓相当的对手。
月老想过要不要给真君另行配个女子,放眼天地间,貌似除了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没人配站在真君身畔。月老也分不清究竟是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之情,还是因此而生的另种情愫。
不过双方红线交织,可是板上钉钉的不争事实。
真君也很纳罕,为何已随唐僧取经皈依佛门的猴子会故态复萌,又变回叛逆顽劣的性子。低头看看怀中面泛潮红,双眸水润,还故作镇定的悟空,真君心下倏尔了然。
回到府邸,真君发觉悟空有些不对劲,按理说那猴子早该自行解了定身法,上蹿下跳,要决一死战,但是现下却安安静静,一反常态的不吵不闹,一时间真君还有些不适应。
真君把悟空扔回卧室,转身就要去执行其他公务,却被悟空扑倒在地,狠狠压在地上,金箍棒抵着脖颈,逼得真君动弹不得。
只见悟空面庞绯红,一双火眼金睛就似月下落满桃花的清潭,深湛水灵,总有股难以启齿的神色,真君想起在兜率宫抓到悟空时那妖猴正吃着什么仙丹,就眼前情形看,悟空莫非是吃了烟花柳巷用的那种药?
悟空脸贴近真君,那双眼睛分外灵动,眸子里有点点藏不住的欲色,臀部更是在真君那处摩擦。真君更加肯定,这猴子定是嗑了那种药了。
悟空嘴唇就要触到真君之时,忽然停下,眼神迷离,道:“如若俺老孙这样做,真君意下如何?”
真君略微一怔,再一联系悟空之前所作所为,立时明白了这猴子的想法,不发一言,猛地翻身反客为主,将悟空反压在身下。
自此之后天庭安静了有些时日,不知道的还以为悟空已然下界,然而那猴子一直呆在真君府,动辄腰疼,遑论惹事生非。
月老得知后,抚须而笑,道声善哉。
然而好日子没过几天,人间某国明明国泰民安,偏生横出灾祸,全因上次放跑的那妖怪而起,真君理所当然该去收降那妖怪,以此补过。
临行之前真君又去看了看睡着的悟空,觉得他这次应该不会再无理添乱,才放心下界。
刀光剑影,杀气凛然。正斗到酣处,悟空突然出现在战场正中,横在真君与妖怪之间,勉强以金箍棒支撑着身子,明显的面色憔悴。
真君又急又气,上回伤都没好完,身子尚虚,跑下来不是纯粹添堵么,一个飞身上前将猴护在身后。
妖怪可就乐了,还以为悟空是来帮自己的,自信满满,向真君攻去。
真君一心只念着身后那猴,顾不及这凌厉攻势,千钧一发之际,悟空双目凛凛,舞个棍花,金箍棒恰恰一击,命中妖怪要害,真君回过神,趁机再补上一刀,降服那妖怪。
事后真君一手紧紧牵着悟空,一手抓着五花大绑的妖怪,飞回天庭。
悟空垂下眼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真君余光瞥见这副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明知故问道:“伤没痊愈,为何要到这里来。”
悟空忽地抬起头,眼眸明净闪亮,道:“因为这是我惹的祸,我自己承担。”
真君听他这说辞,愈发生气,厉声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悟空双眸微微含愠,眼波流转如水,亦反问道:“那三只眼你为何还是要护着我。”
真君在心里默道,因为我中意你。
只是这等理由怎说得出口,真君屏息凝神,瞑目俯身,轻轻吻住悟空。

 

-end-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天庭开始统一发配墨镜以防被闪瞎#

 


 
评论(2)
热度(64)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