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戬空】明眸善睐(完)

*tvb版杨戬×张空空

*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873751220773311?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哀】

悟空将金箍棒抗在肩上,哼着小曲,晃着冠上那两根翎毛,一步作三跳。一双火眼金睛盈盈如秋水,灵动清湛,尽是喜悦之情。

只因悟空前几日被八戒整蛊,便揍了他一通,谁知八戒恶猪先告状,跑去告诉师父,惹得师父把自己数落一通,说什么师兄弟间该团结和睦云云,八戒在一旁捂嘴偷笑,一脸喜闻乐见,悟空气不打一处来,借口说去小解,却一个筋斗云翻到灌江口,三下五除二一棍子麻溜下去,又拆了真君庙,顿时释怀,胸中畅然开朗,心情自也愉悦。

只是若有朝一日能斗败真君,一雪前耻,报那一箭之仇,那估计睡着了都要被乐醒,思及此,悟空按捺不住心中激动,连翻几个跟斗,神采飞扬,笑颊粲然,眸中更是如辰星熠熠生辉,好似他已然打败真君一般。

昨夜听师傅念了一整夜的经,又干出拆庙此等大事,悟空颇觉疲惫,在树下草甸上卧下,稍作休憩。

却道这方真君下界巡查,见自己神庙再次被毁,不用思考便知一定是那猴子干的好事,瞧这痕迹尚新,妖猴定在不远处。

真君在四处寻找悟空踪迹,而悟空却蜷成一团,唇角微扬,睡得正香,似是梦到什么好事。

山径树林阴翳,蝉鸣聒聒,真君找到那猴子时,但见悟空蜷缩着身子,横卧草甸上,眉目舒展,面带淡淡微笑,睡相还挺乖巧,此时此刻少有的安安静静,毫无防备,就连最柔弱的尾巴也露在身后,微微颤动。

真君无奈叹了一口气,之前的怒气大半烟消云散,随手变出张毯子盖在悟空身上,又蹲下身,捏了捏他脸颊。

悟空被这一碰,并未醒来,反而下意识蹭了蹭真君的手。

真君迅速将手拿开,脸不红,只是心跳有点快。见悟空笑得如此开心,便起了疑心,他到底梦见什么,真君略施个小法,瞧见悟空梦境。

这一看真君便后悔了,沉下脸色,恨不得将妖猴碎尸万段。

要知梦境里,悟空修得正果,成了劳什子斗战胜佛,取战无不胜之意,变作个人样,耀武扬威。然后正巧真君路过此地,见了悟空,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招架不得,一下被猴擒住,强制套上金箍圈,狠狠将人按在地上揍一通后,再踩在真君脸上,眸中闪着轻蔑,笑得猖狂狡狯,洋洋自得,猴子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也。

真君肺都要给气炸了,扯开披在悟空身上的毯子,手成爪抓向悟空咽喉,便欲就地处决,悟空忽然一翻身,莞尔一笑,闷哼两声。真君不知为何自己又没下得去手。

真君脑中灵光一现,想起悟空曾在自己身上写字,变出个毛笔,效仿他,在其脸上写到二郎真君到此一游,又觉这种做法太过幼稚,有失脸面,伸手欲拂去字迹,那猴子不知何时脸色大变,双眉紧蹙,面有愁色,看似悲伤痛苦,眼角竟滑下几滴泪来。

真君不由得一怔,手僵在半空。

悟空倏地伸手抓住真君的手,梦呓喃喃。

真君再次叹气,另一只手拂去他脸上字迹,十指紧紧相扣,真君怕贸然松手会惊醒他,只好等他醒来。

等到真君也要睡着了,悟空俶尔惊醒,见真君握住自己手,忙不迭地松开,眸中有诧异之色。

经梦境中那场恶战,悟空余兴未平,还想痛痛快快打一架,先发制人,一把将真君按在地上,压住真君。

“三只眼你想趁大圣爷睡着的时候做些什么?”

真君一个翻身将悟空反压在地上,挑眉道:“又拆了我的庙还想赖账?”

悟空有点心虚,却还是目光凛然,一双眼睛煞是明亮,斜睨真君。真君冷笑不语。

悟空撇嘴,眼睛还是水灵灵的,好似月下寒潭。目光流转,轻慢道:“不然你还指望着老孙赔?”

真君只道:“妖猴,劝你还是尽早受降罢。”

说罢,真君捂住悟空那双杀伤力极大的眼睛。


【乐】

悟空嫣然一笑,眉眼弯弯,眸中若含一汪浅水,盈盈脉脉,直看得人心都要化为一股清流。

然真君向来不喜悟空,尤其厌恶他那双眸子。

只怪悟空在三昧真火烟熏火燎之下历七七四十九天,给吃了仙丹不说,还让其炼出副金睛火眼,有如赤焰炎炎,堪洞穿一切。

方破炉时,真君见得那妖猴眸中失了往日的清明,却仍有水波流转,尽数是凛凛杀意,单看眼神便似在说,不覆天庭誓不罢休。真君不喜剑拔弩张的猴子,太过轻狂暴戾,好端端一双眼睛,熏成这副鬼样。

真君奉天庭之命暗中监视唐僧四人取经时,愈发觉得这只猴子毛毛糙糙,野性未驯,浑身上下没一处适合去取经,如何担得起护送圣僧取得真经普渡众生此等重任。

真君不放心,隔三差五下界视察悟空等人有没有好好去西天取经,有没有节外生枝,顺带捉住欲跑去拆庙的猴子,交还给唐僧。

每每被抓住,提起后领丢回去,或者抗在肩上扔回去,悟空便又记恨真君一分,愈恨就愈想拆了真君庙,但是打不过真君的事实又摆在眼前,最后去找师父诉苦,控诉那三只眼有事没事就鸡蛋里挑骨头,到最后则变成师徒二人念诵心经,一直念到悟空睡着。

翌日清早,连卯日星君都没起床报晓的时候,真君又叫醒悟空,叫他去摘果子备早餐,打好清水以备路上所需。悟空被搅了睡眠,又见是二郎真君,当然不肯,仰起头瞪着真君,眼睛里闪着愠怒,带点点杀气,一副就是不去你拿我怎样的模样。

统而言之,悟空也素来不喜真君,尤其不喜自己打不过他时,那三只眼志得意满的样子,第三只眼睛里都透着得意之色。

天长日久,真君愈发变本加厉,不止悟空打妖怪他要管,悟空离开唐僧片刻他要管,悟空取经路上干了什么他要管,甚至现在连悟空一个微笑都要管,天界人尽皆知真君大公无私,秉公执法,不过这也忒过了些。

话要说回上次白骨精一事,悟空上天找巨灵神借照妖镜,结果被八戒误打碎,没法交差。悟空无可奈何,厚着脸皮找真君,询问是否可以修补。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悟空手肘撑在真君桌案上,双手托腮,认真看着真君批阅公文,一双眼睛闪亮亮,时不时瞧一下真君脸色,又移开目光。

耐着性子等真君批完,悟空像是过了一年,真君放下笔,道:“今日上来所为何事,若无大事,还是乖乖下去照护圣僧。”

悟空莞尔一笑,笑容甚假,眼睛里星星点点的亮光却真,毕竟有求于人。

“昭惠显圣二郎真君,俺老孙今日上来,那自是有大事。”

真君听他少有地没叫自己三只眼,脸上还有讨好般的笑容,便知他定是闯了祸,冷道:“是何大事,让你笑得如此开心。”

悟空一怔,笑得愈发讨好,一双火眼金睛剪水般清湛灵动,整只猴趴在桌案上,凑到真君面前,道:“我笑又有什么不好,难道不好看?”

真君其实很想说很好看。

然而真君开口却道:“不准笑,特别是在别人面前,这等玩乐心态,成何体统。”

悟空撇嘴,悄悄白了真君一眼,真君有三只眼睛,怎会没看见这小动作。

“总之就是不准。”

真君挑起悟空下颚,对上那双一直很讨厌的火眼金睛,不得不说,悟空眸子的确像会言语,那妖猴一双火眼金睛,生得出奇清湛明净,似寒潭如秋波,好似一方星辰,熠熠有光。

真君忽然觉得有必要去月老那走一趟。

悟空鼓起脸颊,被真君盯得不舒服,干脆闭上眼睛。

悟空倏地感觉唇上一阵温热,大脑顿时空白,第一反应便是被亲了,该说是被轻薄更恰当。

“大圣也你都敢轻薄!”悟空大怒,便要拿出金箍棒,却又被真君制住,抗在肩上,这架势是又要回到师父那,被数落一通。

转见真君并不是往下界的方向,悟空问道:“去哪儿?”

“月老府。”

悟空脸倏地红了。

 

-end-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悟空怎么会乖乖随真君去月老府脸红完后就和真君打了一架#



 
评论(2)
热度(45)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