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戬空】明眸善睐

食用须知:

Tvb版杨戬×张空空

清水双箭头傻白甜水蜜桃

ooc!ooc!ooc!

私底下苏张空空好久,没忍住还是摸了篇文自个乐一下,超爱空空的眼睛嗷亮闪闪的

 微博→(1)http://weibo.com/p/1001603871919765364179?mod=zwenzhang (2)http://weibo.com/p/1001603872658713620253?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那妖猴一双火眼金睛,生得出奇清湛明净,似寒潭如秋波,好似一方星辰,熠熠有光。

 

【喜】

悟空今儿个分外高兴,路过灌江口时,还顺带给真君上了几柱香。

真君在天上便看见那妖猴往自己庙里去,还带着张笑脸,只怕是居心不良。真君亟亟下界查看,果见那妖猴摇身一变,化作一布衫小道士,梳着道髻,长得挺俊俏,手里握几柱香,大摇大摆走进庙里。但那尾巴依旧变化不得,只能勉强变了个桃木剑,别在腰边。

真君看那妖猴变化之蹩脚,一时拆穿恐会打草惊蛇,便附身到庙中石像之上,静观其变。

只见那妖猴一进庙辄关上门,随意把香插到坛里,装模做样鞠了几个躬,抬头望向杨戬附身的石像,一双杏眼水润明亮,甚是好看,眼神又清澈纯真,眸子里映着石像,端的是个虔诚祈福的良善道士。

真君知这妖猴眼睛不一般,乃是能看穿破绽的火眼金睛,毫不逊于自己天眼,莫被这双眼睛的表象给迷惑了。悟空忽然抿嘴歪头,眨巴眨巴眼睛,一双火眼金睛似会言语,仿佛瞧出真君附着在石像之上。真君一怔,正了正色,仍是保持镇静。

悟空来回踱步,似是在思量什么,转得真君脑仁都要昏了,悟空终于一个转身,又做出那个招牌手势,身形一晃,变回齐天大圣的模样,将那翎毛咬在嘴中,翻身跳上桌案来。真君便欲现身,擒拿闹事的妖猴,但悟空只是斜躺在桌案上,并未有过多动作。真君隐忍情绪,仍是于暗中观察那猴子到底有何居心。

悟空眼睛直勾勾盯着真君石像,忽然凑上前来,真君收敛气息,镇静自若。那石像刻得高大,悟空想要凑近石像的脸,便只能浮在空中,眼眸中有窃喜之色。真君以为他已认出自己,就要现身个出其不意,却见悟空拔根猴毛变作毛笔,在石像脸上涂涂画画,又觉不足,在身子上补写道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八个大字,才开怀大笑,眼睛愈发灵动,暗藏狡狯。

悟空一连翻了几个后空翻,又想拆下牌匾,照旧写上齐天大圣四字,背后骤然一寒,顿觉不妙,欲逃之夭夭,却被人从后勒住了腰身。

悟空腰细,一只手便可搂住,真君腾出另一只手,挑起悟空下颚,使他向上看清自己。然而之后真君才知这种做法实是大错特错,妖猴的火眼金睛犹如寒潭中映着的星子,比天上那些小仙娥的还要水灵数倍,感觉动辄溢出水来,现下他眼睛中只有自己,不吵不闹,不焦不躁,少有的安安静静被自己搂住,真君不由得呼吸一滞。

悟空眨几下眼睛,嗷呜一声跳起,头正撞上真君下颚,真君吃痛,不得不放开,口中一阵咸腥味,竟是被悟空撞出了血。

真君啐了一口,大骂妖猴,悟空一个劲指着真君的脸大笑,眼眸道出恶作剧成功后的喜悦,都笑出眼泪来。

悟空喜闻乐见道:“三只眼,你也有今天~”

真君施法除去字迹,又恼又气,怨自己一时被那眼睛迷了心窍,骂道:“妖猴,你不好好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跑到我庙里来闹事,今日我就代替你师父收拾你!”说罢召出三尖两刃刀,直指悟空咽喉。

悟空眸中毫无惧色,仍是灵动清亮,笑道:“你孙爷爷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刚才抱住我的时候想到哪里去了,我眼睛可看得很清楚。”

真君被他一语点破,恼羞成怒,刀尖一挺,却没下得去手。

“怎么着,还等着俺老孙凑上去啊?”

悟空闭上那双时刻亮闪闪的眼睛,双手负于身后,微仰起头。

真君收回兵器,心领神会,低头一个轻吻落在悟空唇间。


 #悟空怎么会乖乖让真君吻反而狠狠咬了真君一口#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怒】

悟空正要收拾妖精之时,再次被师父阻拦,说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只要妖精一心向善,不行坏事,那便是只好妖精,不应滥杀无辜。师父这套说辞翻来覆去说了几十遍,悟空委实受不了唠叨,不得不收回金箍棒,闷着一肚子气,自早上闷到夜分,眸中寒光凛凛,脸颊气鼓鼓的,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八戒和沙僧想要劝劝赌气的悟空,师父却说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参悟,八戒沙僧只好上前去拍了下悟空的肩,就此作罢。夜已深,师徒四人便各自睡去。

悟空辗转反侧,想不通师父为何总要袒护妖精,为何不听信自己,上次白骨精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引人深思?愈这么想便愈发生气,愈生气就愈睡不着,悟空翻过身来又翻转回去,不停变换睡姿,弄出响动,吵了八戒,八戒骂句猴子猴性犯了就睡到外面去,悟空毫不客气回驳,转眼一晃身飞到庭院树上,失落地仰望月亮,眼睛里像是洒了星子,一闪一闪,甚月华灵动。

悟空全无睡意,心中气恼,干脆纵起筋斗云,漫无目的乱飞一通,按下云头,才发觉竟飞到了灌江口的真君庙前。不来白不来,悟空正巧窝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心念一动,一脚踹开庙门,大摇大摆走了进去,浑似进自己家。

殊不知真君在天上亦睡不着,失眠之际便随手作个玄光术,查看下界境况。查着查着便查到唐僧一行往西天取经,正宿在一破寺里,那妖猴不安分,竟趁着夜阑人静,偷偷跑出游玩,真君便一直追踪悟空,直至他到了真君庙前。

只见悟空摇身变作齐天大圣的行头,将那两翎毛抓在手中,又一歪头,松开翎毛。一个空翻翻到桌案上,踢了香坛,横卧在上面,顺手拿起贡品,晃荡着两条腿大吃特吃,甚是享受。但还不解气,悟空抽出金箍棒,伸长再伸长,一棒击碎真君威猛的石像,打落高悬于堂上的排版,将那牌匾击得粉碎,这一通泄气,才爽快些许。

只是心中积怨已久,又太久没打妖精,这通发泄,长久以来的怨愤又涌上心头,夜中悟空双眸如星星之火,动辄燎原。悟空挥舞金箍棒,琤一声棒打在地砖上,登时裂开一道长而深的缝隙。悟空原地一个帅气的转身,道:

“Yo!伐开心,不用怕!看俺老孙拆了这二郎庙解气!”

忽然阴风飒飒,身后门突兀关上,悟空忙转头去看,不料这乃是调虎离山之计,脖颈处被一冰凉物体制住,削掉几根猴毛。

“妖猴,不得造次!”

“还道是谁,原来是三只眼。”

语毕悟空感到三尖两刃刀又逼近咽喉几分。

黑暗中二人对峙,唯悟空一双火眼金睛熠熠有光。

真君天眼看得明明白白,悟空一脸戾气,像是受了极大委屈,仰头直视真君,目若朗星,墨黑之中愈发分明灵动,若说平日似粼粼水光,现在则似点点星火,身高上确实是逊于真君,但气魄眼神上不输于任何神祇。

“你可知你已犯了嗔戒?”真君狠下心来冷冷对视那双眸子,质问道。

“切,”悟空翻个白眼,摊手道,“你孙爷爷除了色戒,什么没犯过,你倒是咬我呀~”说罢吐舌,朝真君做个鬼脸。

真君眼中寒光闪过,一挺刀尖,将悟空逼得连连后退,直至碰到墙上。

真君将刀狠狠刺入墙里,惊得悟空眼中略有不安,但仍是亮闪闪的,灵动如溪,清澈如潭。

“那我就让你破戒。”

真君一手撑着墙壁,一手钳制住悟空下颚,毫不客气地咬住嘴唇。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每次遭殃的都是庙你们考虑过庙的感受吗#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是杨戬真君把猴抱了回来说是昨晚闪了腰#

#八戒又吟起那两句诗望天感慨这年头猴子都学会虐单身猪了#


-tbc-


 
评论(6)
热度(69)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