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归来】学好拳脚打山妖

*7亿贺

 

“说说你的梦想。”

“我要学好拳脚,打山妖。”

 

【壹】

今日晴空万里,可谓万里无云……定睛一看,才发现明净苍穹之上,挂着一片极突兀的白云,在上空绕着圈子转来转去,看似万分焦急,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那云头之上正是破得法印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话说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个叫江流儿的小娃娃。只消江流儿一句话,宠孩子宠得无法无天突破天际的大圣爷二话不说,赴汤蹈火翻江倒海再次大闹天宫也在所不惜。当然这只是运用了下某位噫吁戏的诗仙常用的夸张手法美化二三。大圣再刀子嘴豆腐心,死要面子活受罪,吃软不吃硬,最终却还是在软磨硬泡之下乖乖妥协。

上上上回和哪吒去了龙宫,龙王及众太子软着龙筋,把贵客伺候得稳稳当当,江流儿很兴奋很激动,大圣看着也高兴,哪吒跟着他们,见到几位龙王太子的表现,也甚是嘚瑟。

上上回大圣为了省事,免得阎王见着自个儿吓得把生死薄丢了,大圣便施了个隐身法,同江流儿下地府观光一圈。江流儿说想去看看爹娘投胎到何处,大圣心中一软,抱着孩子去找判官。结果方至堂上,只见一男子被几个贵差按在地上,衣衫褴褛,痛哭流涕,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圣见势不对,只在一旁静观其变。

这一观可了不得,那人凄然道:“为何要这么折磨我!阎王、月老我恨你!”

大圣心下诧异。

阎王一拍桌子,威风凛凛,怒道:“大胆天蓬!地府之内胆敢造次!判官!宣读判决!”

大圣更惊讶不已,这厮好歹人模人样,怎会是那头猪?

判官道:“天蓬元帅因私恋嫦娥,被罚下界经历千世情劫,下一世你将投胎到书香门第,做个书生,被女扮男装的富家小姐爱上,却无缘看穿小姐真意,在小姐嫁人之前死去。”

大圣总觉着这故事耳熟,一时半会却想不起。再待片刻,大圣愈发觉着不对,猛然想起什么,转身离开地府,对江流儿道:“咱们走错片场了。”

 

【贰】

上回去了花果山,大圣不知如何才能弄个脸盆大的桃子给孩子,又要有真实的口感,还须得新鲜健康,无色素添加剂防腐剂,利于孩子成长。大圣上至蟠桃园,下至桃花源,遍寻不得,一时间堂堂齐天大圣忙得手足无措。

好在二郎神公休路过此地,携着哮天犬在花果山瀑布旁晒日光浴,一人一狗皮肤皆成健壮的酱油色,一看便知肌肉多,锻炼足,嘎嘣脆——大圣念及百年前三只眼放狗咬了自己帅气的披风,不动声色劫了哮天犬去,略一施法变做个脸盆大的桃儿,给江流儿带了过去。

杨戬不愧为天庭第一铲屎官,尽职尽责,在江流儿下嘴咬一口的前一刻,火急火燎地赶到,抢了桃子去,本来还想和马猴打一架,但见马猴身后躲着个小娃娃,探头探脑的,眼睛闪闪亮,见着自己,欲言又止。马猴挡在小娃娃身前,一手把小娃娃脑袋塞回去,又转过头来瞪着自己,面对十万天兵都没现在紧张,活脱脱一副监护人的样子,就像李靖每回护在赤裸上身的哪吒身前——

杨戬讥笑道臭猴子你也有今天何厚铧,扬长而去。

“大圣,二郎神真的有三只眼睛!不过为何那眼睛是竖着的?”

大圣不假思索,一本正经道:“他睡觉时睡姿不好,把眼睛睡歪了。”

江流儿深信不疑:“原来如此…那何厚铧是什么意思?”

“那个三只眼劈山之时,还学了一口地道山里话。别理他,他今天出来晒傻了。”

说罢天庭高端黑的大圣摸了摸江流儿才长出些发茬子的头。

 

【叁】

扯远了。上回说到那齐天大圣孙悟空竟也有焦虑之时,却还是为了自家小孩江流儿。

话说江流儿自从见着大圣拿根竹篙也能完虐山妖那出,心驰神往。但自己成日在山里城中上蹿下跳,惹了千年蛇妖、百年熊精、一屁股小妖小怪,都是大圣施展神威,小题大做地解决,添了不少麻烦。愧疚之余又雄心勃勃,志气满满,下定决心必要学好拳脚,打山妖。

江流儿不知在哪瞧见一叫金庸的书生写的武侠传奇,更是目眩神迷,奉为无上至宝,天天捧着研读,都不理大圣了。

大圣想方设法,捉了玉兔绑了四大天“后”抢了李天王的宝塔,甚至专程挑衅二郎神与之一战,江流儿都无心看他一眼。

大圣的内心是崩溃的,这小屁孩才多大就提前进入叛逆期,一点点防备都没有。

大圣也愈加好奇到底是什么书,恁地有魅力,让江流儿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孜孜不倦,以前可从未见过小屁孩有如此认真专注的时刻。

大圣便挑了一个夜晚,那夜月黑风高,江流儿独自在院中,拿着把笤帚挥舞来挥舞去,口中还念念有词,貌似提到易筋经。小孩一招一式,全神贯注,一拳一脚,打得虎虎生风,愣是把破笤帚舞得像模像样,地上落叶都被扫到一边去。俄而江流儿擦去头上汗水,回过头来看一眼书,照着书上口诀念出声来,再凭空比划几下,双眉蹙起,又觉不对,自顾自扎起马步来。大圣是又心疼又欣慰,又狠下心来,躲在树上一直不现身。

云破月出,树下江流儿已许久没有动静,大圣心中似有羽毛在搔痒,着实难耐,跳下树来,才发现那小屁孩竟尔扎着马步睡着了,口水流了一地,憨憨的样子又有几分可爱。

大圣哭笑不得,感慨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个小祖宗,轻笑道:

“你这个小屁孩,整天神神叨叨。”

话虽如此,大圣轻轻拿披风裹着江流儿,将孩子安安稳稳背在背上,又轻手轻脚走了回去。

“但没了你的唠叨,俺老孙还真不习惯。”大圣声音细不可闻,有些颤抖。

江流儿口水浸湿大圣帅气的披风,大圣也不恼怒。

江流儿忽道:“大圣……”

大圣面色发红,脚步一顿,怕是被他听见了这番言语,转过头去,才发现小屁孩睡得正熟,这只是梦呓罢了。

“我…要学好拳脚!保护大圣!”江流儿喃喃道,最后一句声音突然拔高,信誓旦旦。

啪——

江流儿冷不丁一拳打在大圣脸上。

大圣气不打一处来,脸色大变,似要发怒。

转而却见大圣把江流儿轻柔抱在怀中,月辉下面色温和,眼中似有莹莹泪光。

四野云散星现,静谧之中,萤火点点。

蓦然间大圣想起江流儿一路跑酷引开混沌,为自己拖延时间,堂堂齐天大圣孙悟空头一次被一小屁孩保护了一回。

于是大圣抱紧了怀中孩子,柔声道:

“傻瓜江流儿,齐天大圣是不会死的,哪里需要你个小屁孩保护。”

 

——TBC or END——


 
评论(7)
热度(53)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