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金星邀悟空赴宴 齐天大圣助行者覆天

*男神生快!!!

*动画背景,没有成佛

 

二位大圣相视一笑,击掌为誓,道:“这才是——齐天大圣!”

 

前几回说道,百年前齐天大圣偷了蟠桃,乱了宴会,搅得天宫大乱,十万天兵天将也奈何不得。风水轮流转,悟空随唐僧取得真经之后,又是几个轮回,蟠桃园桃花似锦,果实压枝,王母娘娘再设宴席,大开宝阁,瑶池中瑞霭翔集,鸾鹤齐鸣,佛光普照,众位大仙齐赴盛会。但见那:

桃花簇锦,绿叶团翠。桃花似胭脂淡抹隐云霞,绿叶如流水潺湲濯碧玉。还是那九凤丹霞扆,八宝紫霓墩,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上陈熊掌和燕窝,下设鱼翅与海参。山肴野蔌滋味美,龙肝凤髓一时鲜。

只是这次不再遵循旧规陈律,除宴请西天佛老、菩萨、圣僧、罗汉,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等神仙之外,不敢不邀那齐天大圣孙悟空,给他个虚席,实则是让他安分守己,不滋生外事,料得诸多上仙金尊在此,还敌不过区区一妖猴?

太白金星再复下界,径入水帘洞内,禀告那大圣道:“大圣爷护送唐僧西天取经,功德圆满,特此邀请大圣上界,一赴蟠桃嘉会。”悟空不屑,翘着二郎腿,笑得甚是狡狯,道:“这玉帝老儿恁地势利,瞅着俺老孙取完西经,三界之内无人管束,佛祖亦不能再将俺压在那五行山下,便恭恭敬敬差你前来邀俺上去,俺倒要看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样。”太白金星躬身道:“若是大圣爷能体谅玉帝和如来佛祖一番苦心,就算看在圣僧面子上,也请勿计较前嫌,安安心心吃酒罢。”悟空仰天大笑,拍案而起,道:“别拿我师父压俺老孙,俺是尊敬师父,可这份尊敬,岂能被尔等利用!”太白金星忙敬礼道:“大圣爷息怒,还请随我走一趟。”

悟空闷哼一声,视之于无物,径自驾起筋斗云,把太白金星远远抛于身后,直奔瑶池宴会而去。一路上碰到不少面熟之仙,那些个神仙一看到大圣驾临,无不惶惶不安,敬而远之,没一个记着取经路上帮他们收回坐骑神器之恩德。悟空心高气傲,也懒得理会那些神仙。

顷刻间便到达瑶池,造酒的仙官、盘槽的力士、运水的道人,生火的童子似是提前得到消息,见悟空到来也不惊讶,各做各的事。悟空绕过他们,一个翻身就坐到王母之座上去,吃起蟠桃,酌起仙酒,乐得个逍遥快活。

太白金星随后赶到,气喘吁吁,未及休息,见着悟空坐在王母位置上,愕然失色,奔上前去拉住大圣,道:“大圣爷!我说过什么,你都忘了吗?赶快下来,让人知道可就遭了!”悟空不慌不忙,吃完手中仙桃,站起身来,道:“俺是记得你拿师父来讹老孙,让人知道可就遭了!”悟空做出一副不可告人的样子,最后一句模仿太白金星的语气,惟妙惟肖。太白金星又急又恼,却又无可奈何,拉着大圣衣袖,把他领到其该坐的座位上,对其道:“大圣爷,看好了,这里是你位置。既然你如此理解,那我就明说,这次来的神仙个个法力不在你之下,你取过西经,应当通晓事理,好自为之,告辞。”悟空冷笑一声,道:“果不其然,天界向来是这个样子。”太白金星转身离开瑶池,去告知各路上仙也。

时辰已至,各路神仙就座,静候王母到场。悟空瞑目假寐,实则暗中观察四周神祗排位,果真见其按八卦阵法将自己困于其中,自己插翅难逃,稍有动静,便可杀自己个措手不及,。悟空看在眼里,明在心里,已然算出这八卦阵的破法,若不是瞧在唐僧师父面子上,如此不恭敬地对待悟空,他早就再次大闹天宫。俄而王母驾到,宴席骤然生辉,众仙起身,行三叩九拜之礼。王母道:“免礼。众位卿家快快就座。”仙官拿出个折子,奏道:“蟠桃宴会现在开始。”但见那:

光华流转,祥云升腾,霞光散氤氲,仙气布泽润。蟠桃艳如倩女醉颜,仙酿香如百花迎春。缓歌缦舞仙袂展,煦风瑞霭丝竹声。蟠桃宴会醉八仙,天庭之上倒乾坤。

悟空一连喝了几壶酒,微有醉意。周围神仙熟的打牌灌酒,玩得不亦乐乎;不熟的也互相敬酒,互道贺词。悟空在这氛围中,自斟自酌,略显落寞。旁边亦有些下仙新来不久,不谙世事,在悟空背后指指点点,悟空淡然瞥其一眼,惊得下仙陡然变色,慌忙跑开。

哪吒跟着李靖敬了一圈酒,说了一堆客套话后,终于忍不住跑到悟空这边来,道:“好久不见,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说着欲喝下一杯。悟空忙阻止道:“未成年不许喝酒。”哪吒一口酒登时喷了出来,道:“猴子你喝醉了,论年龄我可还比你大。”悟空淡淡瞟了哪吒一眼,回敬一杯,道:“那就是成精的藕不能喝酒。”

哪吒脸色顿时黑了,环顾四周,悄声道:“猴子我知你心中不爽,能忍就忍,毕竟他们还设了个八卦阵来困你,这个蟠桃会的本质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悟空道:“我知道。”哪吒压低声音,继续道:“总之,到时候如若闹起来,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悟空饮酒的动作一顿,道:“谢了。”哪吒补充道:“谢什么谢,我早就厌烦这种虚伪的社交场合,还有这个天庭。哦对了,杨戬也会帮忙,你知道他那本事,却被玉帝压制得很惨。”

悟空最后饮尽一壶,甩开酒壶,站起身子,一整锁子黄金甲,抽出那如意金箍棒,舞个圆圈,耀武扬威貌,便欲闹事。周围神仙尽皆悚然,八卦阵上的神仙个个神情肃穆,严阵以待。

巨灵神对此嗤之以鼻,上回惨败于猴子棍下,就已让他颜面扫地,积怨在胸,此番仗有王母在场,加之这八卦阵,无后顾之忧,他便上前敬酒道:“大圣何故拿出金箍棒?今日王母盛宴,大家心平气和,高高兴兴喝酒不好?”悟空听出他言下之意,冷笑道:“俺老孙倒想好好喝酒,只怕有些人不知如此想的。”巨灵神听闻这嚣张无比之话,怒目圆睁,悟空也不示弱,金箍棒一挥,耀武扬威。

就在此时,太白金星姗姗来迟,朗声道:“大胆泼猴!王母蟠桃宴之上,不得造次!”悟空闻声回头,不由得一惊。太白金星大笑道:“妖猴,仔细看看这是谁!”莲花座上,唐僧慈眉善目,手拈一串佛珠,口中念诵经文。悟空收回金箍棒,奔到唐僧身前跪下,道:“师父近来安好?”唐僧温言道:“悟空,快起来,为师最清楚你的脾性——”悟空抬头望向唐僧,只听唐僧续道:“你若是要闹,我亦阻止不得。你就按你想做的,去吧。”悟空双眸闪亮,重重磕了一头,道:“徒儿谨遵师父教诲!”太白金星百思不得其解,看向唐僧,却见这哪里是什么唐僧?莲花座乃是白龙化成,白龙背上,另一尊齐天大圣器宇轩昂,披风长如烈焰,甲胄坚似山岩,一双金睛火眼炯炯生光,拿出金箍棒一扫,便有数个神仙被打下天界。

那厢悟空正和巨灵神斗得激烈,听见这响动,转身一看,那齐天大圣身姿傲然,威风凛凛,不减当年风采。翻翻滚滚百来回合,二圣杀得天兵天将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八卦阵已无太大作用,剩余几个上仙仍是将二猴严严实实围在阵中。二猴将后背交付于对方,两杆金箍棒分别横于胸前,齐声道:“破!”其声响遏行云。二猴分别自两头杀出,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不留活物。

霞光如血,二位大圣并肩立于云头,披风猎猎作响,道尽桀骜狷狂。正所谓超脱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煞是逍遥恣睢。

二位大圣相视一笑,击掌为誓,道:“这才是——齐天大圣!”

 

 

——完

 

一秒变画风:

二位大圣按下云头,回到花果山,悟空忽然想起什么,道:“老弟,你出场方式有够炫酷。”

大圣心虚道:“谬赞谬赞。”

悟空拿金箍棒抵住大圣下颚,冷笑道:“那俺老孙白白给你磕了个头,你是不是该还回来?”

大圣动了动喉结,眼神飘忽,道:“江流儿还在长安,俺去把他接过来……”

“大圣,你叫我?”悟空身后探出个脑袋。

大圣顿觉生无可恋。


 
评论(5)
热度(37)
  1. 星空下做梦的少年木辛君✨ 转载了此文字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