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归来】夏至

*oocoocooc

*刷了电影自我安慰

*哭着卖安利都没人吃qwq

*专注水蜜桃:3

 

“你傻啊,等它长成桃树不就得了。”

 

雨后春去,夏日渐深。溪涨花落,云散天清。

长安城没了山妖侵扰,日益繁荣升平。落日西斜,天际几抹云霞淡如风,轻似烟,灿若桃花。

黄昏古道,人影阑珊,却仍有行人为皮影戏吸引。灯影幢幢,只见演的是齐天大圣降妖除魔,执一杆如意金箍棒,扫清天下浊。演到大圣冲破法印,斗败妖王之时,众人连声叫好,却见江流儿倏地窜出来,拿着一只大虫子挥来挥去,搅了一出好戏。

“江流儿!怎么还是你!不好好当和尚,跑去搞了一身伤不说,又不在家养着,小心师父捉你回去关小黑屋!”戏头子很是气恼,恐吓道。

“不对不对,”江流儿异常执着,指着两个皮影,奶声奶气、理直气壮反驳道,“妖王不叫妖王,它有名字,叫混沌,像只长脚的虫子,而且唱曲儿很好听——”

“去去去,一个妖怪有什么名字,且会唱戏?真是无稽之谈!”那人呵斥道,又觉童言好笑。

“还有大圣不长那样,长这样。”江流儿心中有理,手脚并用比划几下,又怕旁人无法会意,思量片刻,又补充道:“大圣脸很长,披风也很长——差不多有街头到街尾那么长。”

那人反问道:“你又没见过大圣金尊,何以得知?”

江流儿不知如何证明,怔在原地,窘迫不堪,惹得周围一阵哄笑。

“我…我当然见过,看,这身伤就是——”话未说完,身后响起几声咳嗽,江流儿旋即闭口,打算开溜。

“江流儿!”这声呼斥太过熟悉,江流儿脊背发凉,感觉不祥。

待僵硬地转过头去,果然是师父前来拿自己回去,明显抑制着满腔怒气,适时定又要唠叨一番,江流儿心中已打好了腹稿。谁料只师父叹了一口气,并不多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上前揪着江流儿的耳朵就走。

“哎呦喂…师父,我会好好念经参禅化缘不骄不躁,别关我在屋里!闷死了!”江流儿捂着耳朵,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师父不为所动,板着张脸,似乎连白胡子都变僵硬了。江流儿望着一言不发的师父,心下诧异又恐惧,莫非师父这回真生气了,要把自己关在屋里?可是皮影戏在演大圣除妖,自己又不能不去,他们没见过大圣,只怕会误导听戏的众人,歪曲大圣的光辉形象,想想就令人发指,不知不觉中江流儿已视维护大圣形象为己任,又因与大圣共同旅行并肩作战大败混沌而得意自豪,自视高人一等,逢人便夸耀大圣与自己有深厚缘分,虽从石堆中救出来便一直在家养伤,难见他人。

不觉华灯已上,星光淡淡,月色溶溶,清风半里,惊得残鸦别枝。

师父拖着江流儿,业已走出好长距离,直拖得江流儿耳朵都麻得没知觉,还是没有停下,按理说回家的话早该到矣,江流儿觉着今晚师父有些奇怪,却莫名亲切熟悉。忽然脑袋转过弯儿来,江流儿心中陡然一寒,胜似冻风如刀割面,难不成师父要就地处决自己?

“呜…师父你说句话啊……”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江流儿冒着必定被打的决心装起哭来,“师父我错了…您看我身上还带着伤呢……下手轻点啊……”

耳朵上的力道猛地增大,江流儿这次是真的疼哭了,干脆假戏真做,捂着耳朵放声大哭。

“傻瓜,小屁孩,你看清楚俺是谁?”师父终于肯开口说话,只是这声音——

清辉流泻,皎如霜华,照在“师父”面庞上,似蒙薄薄轻纱。江流儿口呆目瞪,惊喜参半,难相信那个齐天大圣竟出现在自己眼前。

“大圣大圣!”江流儿脆生生叫声大圣,全然忘了疼痛,扑到大圣身上,紧紧抱住不撒手,生怕他会翻个筋斗离开十万八千里。

大圣一愣,一把推开小孩,正色道:“小……”

“大圣大圣你来看我我好高兴!”江流儿双眼放光,眸中映着一方星辰。

大圣扬起唇角,心道,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觉得我很厉害。

于是又接着道:“小屁……”

“大圣大圣你到哪里去了,不是说一起走吗,哦…你是回花果山吧,那你这次有没有带桃子来,我和傻丫头都想吃,那些桃子是不是真有脸盆那么大?”小孩抢去话头,自说自话,一串问题似连珠炮打在大圣脑门上,大圣生生把话噎在喉中,说不出半句。

“俺到哪关你什么事,你怎比如来老二管得还宽,”大圣呲牙,本来一副好心情全被搅糊,心中焦躁,带了桃子本想给他,却怕因此失了面子。指着江流儿便喝道,“俺来看你你就该谢天谢地了,还妄想本大圣给你带桃子,你当俺老孙是什么了?”

江流儿低下头,略显失望,大圣看着这副神情,气顿时消得无影无踪,心中过意不去,但仍抱手胸前,摆足架子。

缄默片刻,江流儿不死心,继续追问:“大圣大圣,天蓬元帅最后变回人了吗?那个卷帘大将呢,琉璃盏呢,是不是在流沙河?那…流沙河有沙吗?小白龙又去了哪?”

“切,这不废话吗,那头猪这辈子别想变回人了,琉璃盏好得和你一样,卷帘大将肯定还在卷帘,流沙河是河当然没有流沙,”大圣斜睨了眼一脸期待的江流儿,闷哼一声,没好气道,“至于小白龙,现在当顺风车使!小屁孩你听着,不要再拿这种弱智问题烦孙爷爷我!”

虽被这么说了,江流儿眼神更加明亮,自心底流露崇拜敬仰之情,显然,这种神情对大圣大为受用,大圣闭着眼,扬起笑,静候江流儿的赞扬之词。

等了半天,褒扬话语没等到不说,大圣哎唷一声,睁眼发现手上毫毛被拔去一把,那熊孩子正抓着那把毛,像吹蒲公英似的把毛吹到空中,口中还念念有词。

“你个傻瓜,在做什么呢!俺老孙的毛,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拔的吗!”大圣怒发冲冠,瞋目切齿,才对江流儿有些许好感又登时烟消云散。

“大圣……为什么毛还是不能变出猴子?难道你的法力还没恢复?如来佛祖知道了吗?”江流儿又是一连串问题,大圣深刻怀疑这孩子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而又偏偏什么都想知道。

“你又不是猴,怎么变得出猴子!俺的法力在打混沌的时候就恢复了,不然怎么救的你个小屁孩!如来老儿那个懦夫岂管得了俺齐天大圣!”大圣自忖今天真是没事找事跑去看这小子,非要把脑仁儿吵炸才安心。明明毫无耐心回答这些琐碎问题,却还是一个个答完了,大圣特想扇自己一耳光,管他那么多的干嘛!

“大圣回答了我的问题!大圣好厉害!耶——”小孩比得了蜜糖还高兴,眉飞色舞,高声欢呼,忍不住又蹦又跳,就像只小猴子。

月华如霜,四周流萤点点,宛若星子散落人间。大圣的心情俶尔随之变好,从衣服中拿出桃子摸了摸,正想送出,踌躇片刻,却又塞了悄悄回去。不料这一举动被江流儿看见,小孩眼中那方星辰又始闪烁,抓住大圣衣袖,软糯糯叫声大圣,直让人心都要化了。

大圣眼神飘忽,把几个桃子举过头顶,推辞道:“小屁孩你以为你是谁,你和俺老孙很熟吗?这…这几个桃子其实是我拿猴毛变的,才不是花果山的桃子,你看它根本没有脸盆那么大。”

“啊……”江流儿甚是失望,低眉敛目,大圣心中一紧。

“真是的。”大圣趁他不注意,偷偷施个障眼法,把几个碗般大小的桃子变成脸盆那么大,硬塞到江流儿怀中。江流儿受宠若惊,抬头望向大圣,却见大圣白了自己一眼。

“大圣大圣,”江流儿吃力地抱着桃子,惊异道,“这么多我吃不完。”

但大圣早已转身走远,江流儿忙发足跟上。

大圣似故意放慢脚步,等人追上,再缓缓道:“吃不完就放着。”

“可是放久了会烂。”

“那你就把桃核种到土里去。”

“可是我就不能见到大圣给的桃子了。”

“你傻啊,等它长成桃树不就得了。”

“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不就一个桃子吗,俺花果山上多得是,下次再给你几个便是。”

“耶!大圣你说了要作数!”小孩兴奋得跃起,又因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大圣这才发现上了江流儿的当,正想发怒,想到小孩那几声脆生生的大圣,可怜兮兮的眼神,又觉着不必和他一般计较。

“哼,小屁孩。”

萤火三四点,蝉鸣五六声。明月千万里,照我故人行。

 

 

——完

 

片花:

“大圣大圣,其实我也有个东西要给你。”小孩眼底藏着狡黠,大圣忽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

江流儿从箱子底翻出个布偶,针脚稚嫩,甚至有点粗劣,一看便知是他自己做的。

“给。”江流儿双手把它递给大圣,渴望得到表扬。

“什么玩意儿,”大圣瞟了一眼,无奈笑道,“俺就姑且收下罢。”

 

江流儿被埋在石堆之下,差点命丧黄泉,好在小孩福大命大,天不怕地不怕,愣是挺过了鬼门关,只不过卧病在床数月之久,关节都似要生霉。

好在大圣竟会不定时来看望,实是个惊天喜讯。来是来了,也只是呆片刻辄去,江流儿又觉失望。

“大圣大圣,你会那么多本事,就变一个给我看好不好。”江流儿浑身缠满绷带,煞是可怜。

大圣偏过头去,不理。

江流儿只好自言自语:“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

大圣微微一笑,不语。

江流儿继续道:“一个筋斗云啊,就是十万八千里。”

大圣翘起二郎腿,趾高气扬。

江流儿见起了效果,道:“还有一根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六百斤——”

大圣嗤之以鼻,却拔出跟毫毛变作一会动的玩偶给他玩耍。

江流儿喜不自胜,双眼直勾勾盯着大圣样的玩偶,乖乖闭上嘴巴。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

“俺真是怕了你小祖宗,我变给你看还不成?”


 
评论(10)
热度(61)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