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9】齐天圣

*脆桃(伪)


*又名双刷天宫


*oocooc


*祝电影大麦www


 


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甲,脚登步云履,一身装束英气凌人,却大同小异。


 


 


九重天界,月地云阶,璇霄丹阙。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今儿个却霞光落星辰隐,蛮烟遮天暗,黄埃蔽日昏。这萧条颓败的景,全拜两只不请自来的猴子所赐。数百年前倒也曾混乱如斯,一只猴子自号齐天大圣,乱蟠桃闹天宫,暴戾恣睢,神通广大,天兵天将奈何不了,请动佛祖才给拿下。但且区区一猴就搅得整个天宫天翻地覆乌烟瘴气,现下两只猴子打斗起来,情形可想而知。


长空苍茫,二猴手执如意金箍棒,立定半空,皆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甲,脚登步云履,一身装束英气凌人,却大同小异。若非是齐天大圣,何人胆敢如此嚣张跋扈,闹上天庭?众兵将见此,屏息凝神,面面相觑,略有惧色。莫非那六耳猕猴复生,报仇来的?再一细看,二位大圣一高一矮,长相身材迥然有异。


“我看那矮的大圣爷是真的。”一小兵悄声道。


“不成,我记得高的才是。”另一人反驳道。


僵持许久,众天兵也不敢妄动,生怕帮错了对象,惹得某一方把天宫打个灰飞烟灭。


高的大圣本不想打架,甚至还闹上天宫,只是此番实有难言苦衷。大圣抱着交朋友的心态去找猴哥,结果不仅在花果山脚便被猴丁拦下,且猴哥闻讯辄抄起金箍棒,风风火火驾着筋斗云前来干架。大圣想,一定是他太久没打架,金箍棒痒痒了,而非他讨厌另一个自己。


当时猴哥驾着筋斗云居高临下看向大圣,面有愠色。大圣却只记得另一个自己清眉秀目,一身甲胄,披风猎猎,英姿飒爽。


“好你个孙悟空,孙大圣,竟敢冒俺名号,齐天大圣可是尔辈称得起的?”猴哥说着,一挥金箍棒,直冲大圣心肺要害而来,“且让俺老孙来会会你是真是假!”


“慢着!”大圣伸手阻止,猴哥一愣,倒也真停下了。


“少废话!”猴哥回过神,当头就是一棒——


“等我先变一下装……”话音未落,大圣已然一跃而起,飞入半空,自手上法印处裂开几道缝隙,迸出光芒万丈,刹时笼罩全身,直眩得人睁不开眼睛。


猴哥半眯着眼,喊道:“搞什么鬼名堂,弄得花里胡哨……”


下一刻看到大圣的样子,衣冠堂堂,目似剑光,披风有如烈焰,甲胄更似山岩,这身行头甚自己千倍万倍,穿在他身上简直暴殄天物,猴哥想,一定因这身服饰,大圣的马脸才好看些许。心中忽地一紧,猴哥硬生生把话给憋了回去,一股子无名之火蹭蹭蹭往上蹿,自心眼里鄙视以年代和特效欺压前辈之猴。


“有话好……”大圣还想解释,只惜已无机会。


“哼,装神弄鬼,吃俺一棒——”猴哥怒不可遏,挥棒直劈大圣脑门,其势如山洪倾泻。


两只大圣间的战斗便是这样开始,大圣至今也不明不白,为何另一个自己会勃然发怒,挑起战斗,从下界花果山一路打上九霄天宫,吓得一群神仙天将气都不敢出,躲在一旁静观变化,玉帝更是奈何不得,任由二泼猴胡闹一通。


大圣轻巧拨开猴哥这一击,明显感觉到对方心浮气躁,出招章法紊乱,看来心中藏有事情。


大圣忽起了好奇心,绕过又一击,凑到猴哥身边来,低声道:“你在想什么?”


猴哥猛一回神,霎时往后跃出几丈,金箍棒横在身前作防御状,皮笑肉不笑道:“俺在想你…你若死在俺老孙棒下,今日的电影是否受到影响。”


“不会。”大圣瘫着长脸,一本正经道,眸中却杀机暗藏。


“嗯?”猴哥挑眉,略感惊异,手上一招一式,七十二般地煞变化,一样没落下,招招直逼要害,愈发凌厉狠辣,尽显齐天大圣本色。


“俺意思是,”大圣扬起唇角,气焰嚣张,眸中一线杀意如闪电破空,惊裂苍穹,“俺老孙岂会败在自己手下!”金箍棒骤然劈下,劲力所至,云雾俱散,一击定乾坤。


天宫风烟一净,云破处可见霞光粲然,俄而萧条颓败之景去,瑞霭祥云始现,青鸾丹凤齐鸣,仙界晏,战已休,成败可见。


竟尔无人伤亡。


大圣收回金箍棒,上前拍了拍猴哥的肩。猴哥轻哼一声,貌似不屑,实则开始佩服这个电影大半段时间有很怂的自己——不愧是齐天大圣,担得起,放得下。


“你的确有两把刷子,”猴哥叉手道,耳尖一点红,不知是心虚还是其他,“电影好好演,以及,对前辈尊重点,叫哥。”


大圣瞅一眼猴哥,不足四尺,娃娃脸,大眼睛,觉着若叫他一声哥自己定会年轻许多岁。


“哥。”大圣憋着笑,依旧瘫着脸,目光移向别处。


猴哥不悦,跳起来弹了下大圣额头,嗔道:“诚恳点。”


“好的,哥。”跟着网上那些妹子叫小公举也许更恰当,大圣默默吐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俺这么帅就不要说出来。”大圣仿佛看到猴哥的小尾巴翘到天上去也。


“噗——好的,前辈大哥。”


 


——完




 片花:


“万岁,就这么放那两只泼猴走了?”太白金星问道。


“当然不会,”玉皇大帝抚着白胡须,笑得比弥勒佛还开心,“毁坏的花草树木亭台楼榭,以及众神的心理损失费,全都拿他们的票房去付。“


太白金星两眼放光,恍然大悟,道:“万岁英明。”


悠悠哉哉回花果山的路上,二人共乘一筋斗云。


大圣冷不丁打了个喷嚏,预感不祥。


 


“棋逢对手!俺老孙有几百年没打得如此尽兴了,”自那一战后,猴哥心下畅快,之前的不爽之情付诸云烟,故常找大圣比武,“老弟,有空再打一场。”


“下次换个战场吧大哥,”大圣欲哭无泪,“为嘛专挑天庭,电影票房都给玉帝那老头了!”






时五月廿五 丑时

 
评论(13)
热度(150)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