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麗だな【东京喰种·有金】

*有马×白金木,微月金
*咖啡店非古董
*超短篇,撒糖



—————————————————


在时间的大钟上,只有两个字——现在。 ——莎士比亚

初夏的日光总是慵懒而又柔情,有着春光窈窕的妩媚,又有夏日如火的热情,如同纯正的百年红酒,令人欲罢不能。
有马执行完任务后拐进街角一家普通的咖啡店,他也曾来过这里几次,香浓的咖啡与舒适简约的环境非常适合战斗后的放松。习惯性的往平常坐的位置走去,才发现那里已经有一位少年。
少年五官清秀,左眼带着医用眼罩,一头柔顺的短发苍白干枯。少年静静地读着一本厚厚的书,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指尖翻过新的一页,他才察觉有马在一旁看着他,局促地道:“诶,那个……不介意的话,请坐。”
很自然地,有马坐在他的对面。
“那个……”少年声音清脆,不好意思地挠着耳鬓的发丝,“您是有马先生吧。”
“是。”有马平淡地回答。
“我、我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过你,”少年有些紧张,“好厉害又年轻的搜查官!”
这种年少富有朝气的文艺型少年有马也见过不少,接下来就是要签名之类的?
“这个箱子就是库因克么?”少年看着他身旁的箱子,好奇地问,“可以给我看看么?”
“对不起不行。”无须作过多解释,有马直接回绝了少年的请求。
“哦……有马先生不喝些什么吗?”
“黑咖啡。”
“和我喝的一样呢。”少年笑起来,有一种病态的美。
苍白的发丝苍白的皮肤让人想怜爱,两片薄薄的淡色唇瓣嘴角愉悦地上扬,往下是敞开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很漂亮的一个孩子呢。
有马忽然有些渴,大概是持续战斗太久缺失水分。真是奇怪,那种强度的战斗即使持续很久也不会太累,自己还是很了解自己的身体的,总不可能是因为对面那个小小的白发少年。看来还能力还有待提升。
用手机看着新闻,咖啡很快就上来,顺手拿起,泯下一口,苦涩中带有些许甘甜,这咖啡的品质不错,怎么是凉的?
“有马先生……那个是我喝过的……你的那杯在左边。”少年软糯地说到。
“……”有马尴尬地放下杯子,谴责自己怎能犯低级错误。
“没事。”
少年浅浅一笑,染上初夏阳光的点滴情愫,俄而那笑颊便淡化在盈盈光线中,暖人心窝。如果除去那碍事的眼罩,白发少年的笑大概会如同微光中的花般赏心悦目。但这种病态的凄美反而使人印象深刻,怜爱至极。这短暂的一瞬透过镜片传达至有马冰封的内心,却仍然是可悲的蜉蝣撼树。
“嗯。”
两人继续做各自的事情。
少年看书的样子过分恬静,有马因职业缘故想到他会不会是隐藏在平凡中的喰种,愈发好奇地悄悄打量少年,一个错误的结论一直扰乱着有马的思绪——真漂亮啊,漂亮美丽的少年。
一通电话毫无征兆地响起,是下属打来的。急促的铃声影响了少年的阅读,有马投去抱歉的目光,少年只是宽慰理解地笑笑。仍是那么漂亮,仿佛乘风飞舞的浅色花瓣,美丽柔弱。
有马结完账后匆匆离开店内,顺带也帮那个少年付了咖啡钱。
“真美啊……”有马喃喃道。
“什么美?”下属不解地问。
“初夏的阳光。”
——————————
“金木君,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月山搅动着刚点的咖啡。
“没什么,就是来了个特等搜查官。”金木扫视过一行铅字。
“搜查官?”月山倒是比金木更惊讶,担心金木被识破身份,这脸是看到了。
“被我糊弄过去了,他暗中观察着我,只要做出平常的样子就好了。”
“这太危险了!你怎么能让他坐这?”
“不谈这个,话说回来月山先生你这趟厕所上得有够久啊。”金木掰起手指。
“生理需要,金木君。”月山淡定回答,金木回以一个冷笑。
望向窗外,有马刚才好像去了那个方向。
“真美啊……”金木喃喃自语。
“什么?”
“死神罢了。”

End

 
评论(19)
热度(125)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