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ple stramonium【东京喰种•双研】

*想写个曼陀罗花语系列的双研
*有人看就继续写系列
*脑白金称金木,软萌金称研
*脑白金哥哥,软萌金弟弟


雨月,被整个城市激怒,
从它的瓮中把阴冷的巨浪泼向
附近墓地里那些苍白的居民,
把死亡泼向雾蒙蒙的郊区。
——波德莱尔《恶之花》

阴雨绵绵,如蚕娘吐出的缕缕银丝,织成一张迷迷濛濛的轻纱,笼罩于华灯初上的城市,营造出冰冷朦胧的繁华。
金木疯狂地逆着人流奔跑,碰撞到行人也来不及道歉,惹来一股反感的视线。他的目光仅随着前方那对看似青涩的恋人,直至他们逐渐隐没于人山人海,失去踪迹。滚烫的汗水顺着纯白的发丝划下,与沁凉的雨珠混杂,滴进早已湿透的衣衫。
可恶!
金木猛锤地面,溅起肮脏的水花。过路的行人纷纷避让,只当他是个失意的少年罢。
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他亲爱的弟弟,共同生活了十八年的弟弟,有了喜欢的人且与她约会竟然不告诉自己,而那个奸诈的女人,又不知会把他精心呵护了十八年的弟弟带去哪里。他偷偷跟踪了他们一天,愈加发觉那女人的不对,不仅就餐时只吃一点,而且立刻转身去厕所,当她盯着研时,幽深的紫色瞳孔中不带丝毫爱慕之意,更像是——像是——
脑海中浮现出她挽着研胳膊时的笑容,灿烂幸福,如同布下陷阱、势在必得的猎手。
更像是看着盘中插翅难逃的美餐,鱼钩上苦苦挣扎的鱼。而研,就是她的目标。
由此,金木得出个恐怖的结论——神代利世是喰种!
要报给CCG么?不,来不及了。在搜查官到来前,他的弟弟很有可能葬身于那喰种龌龊的胃囊!
努力回忆着最后他们出现在街角的身影,再凭借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吐槽:弟控雷达(x】,街角有个小巷,是通往某个建筑工地的捷径。月黑风高,乌云密布,的确是个杀人吃人的好去处。
雨渐渐停了,谁知道会不会是下一场灾难前片刻的宁静?
属于夜的蝙蝠倾巢而出,打破虚伪的伪装。
研捂着流血的肩膀,克制住双腿的颤抖,跌跌撞撞向前逃去。身后,利世艳红的赫眼玩味地看着猎物,不时发出狰狞的尖声讥笑,回荡在这空旷的工地。腰部绽放的赫子张狂着,如同臭名昭著的霸王花。酝酿的杀意此刻爆发,疯癫舞动的赫子向研袭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吸噬他的血液。
仿佛是被巨蛇撞击到墙上,五脏六腑支离破碎,自己的身体竟然被戳穿,血液将地面的水坑染成乌红色,利世越逼越近,研无处可逃。
“啊——”
并没有死神前来迎接,相反的,金木即使赶到,替研挡下了致命一击。
赫子缓缓从金木身体中抽出,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让利世无比满足,没想到还能再捕到一只同样美味的食物。赫子将取得的器官奉给主人,入腹化为能量。
“真是美味啊,两兄弟。哦呀~上演哥哥救弟弟的感人戏码么?可惜啊,这种情节,我早在书中看腻了!所以,请你们,去——死——啊——”
毫无征兆,似乎是天降奇迹,钢筋掉落下刚好砸死了利世,如同拍死一只恶心的苍蝇,重重钢筋下,恐怕早成肉泥。
研还未从这变数中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一切,看着倒下的哥哥,哑然失声。他颤抖地伸出手,抹掉吓哭的痕迹,捧起哥哥的脸颊,唇瓣相贴。生涩地撬开紧闭的牙关,试图通过人工呼吸来唤醒金木。正想缩回舌尖,却被柔软的同类勾住,趁机侵入口腔,霸道地宣告着这里是自己的领地。
云又开始哭泣,宣泄悲伤的情绪,成河的泪水洗刷去这片狼藉,受重伤昏迷的兄弟相偎相依。
天边吝啬地吐露出一丝晨曦,工地上不见金木研踪迹,仿佛昨夜的一切不曾发生,唯有墙角沾血的紫色曼陀罗花无声地倾诉着,恐怖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嘉纳命护士将两个实验品推出手术室,这次的实验总算是成功,完美的成功!想想世界上会有两只极其相似的独眼喰种,那双从未在手术中抖动的手止不住兴奋的颤栗。喉咙中发出类似呜咽的笑声,他挽救了两个人的生命亦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醒来吧,睁开你们艳丽的赫眼,让我看看,悲剧主角的你们。

TBC

紫色曼陀罗:恐怖

 
评论(56)
热度(29)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