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h/云亮24h】武陵春



百转星霜皆从容,君去始觉暮春空。



武陵春至,夜雨一过,残红飘砌,花径待扫。
花开织锦,山惹云霞,又是一年采花酿酒时节。
晨起清雾迷漠。
这番景致看了数百年,桃夭修道大成,心境自然,倒不曾觉得烦腻。
青鸟飞来,衔了彩笺飞去,桃夭才蓦地伤感,青鸟尚可来去自如,他诸葛亮却无法踏出武陵半步。
五百年前,桃夭尚在仙班,号武陵仙君,司六界姻缘,但因违悖仙条,不分仙妖殊途,天宫受众妖惑乱之时,擅自把紫霞仙子和妖猴至尊宝结为连理,天理难容。念其牵缘数百,有功于先,遂只削去仙籍,禁足武陵五百年。
天帝给武陵设了结界,这百余年来,未曾有一人造访此地。可因缘际会,造化天成,就算是天帝无情,从中作梗,情之一字,毋庸讳言。
譬如,至尊宝和紫霞仙子,实是天命所归,他不过作个顺水人情,成人之美。自始至终,桃夭无悔。
天际一声清脆鸟鸣,小青鸟才飞出不久,又急匆匆飞了回来,衔住诸葛亮衣角,往东南方向拽。
东南方,死水般的结界忽然出现一丝波动,千真万确,是生人之气。
诸葛亮挥扇召来一缕春风,亟亟前去东南。
东南方有一座无名低山,山本无甚景色可观,其内山洞却是连通外界的秘径之一,后来自然给结界封上了,化为一股细泉,涓涓外流。
而现下泉眼旁,花泥上,正躺着位将军打扮的青年,衣衫上满是血污,双眉绞结,气息奄奄。
百余年来,将军是初个,也是唯一一个造访者,诸葛亮心底一乱,他感到自己眉心花钿也有异动,他掌管世间情事,于缘份命理,自是深谙无比。
诸葛亮把受伤青年带回家中,拿出神医扁鹊之前赠与的灵药,细细照料,青年底子强健,午后暖风正熏,他终于悠悠醒转。
青年昏迷时不曾觉得他身骨异于常人,自他醒来时,诸葛亮的灵力便探到一股幽深气息,像是千年极渊之底,潜龙封沉。
青年一开口,那股莫名的龙族气息便化为细雨和风,消了诸葛亮疑窦。
“在下赵云…无以为报……”赵云打量着诸葛亮,不知如何称呼这位神仙般的人物,目及他玉白的赤足,脸上忽然一红,做贼心虚地移开目光。
每回求取姻缘者,十有八九会为他容姿倾倒,诸葛亮丝毫不以为意,甚至颇为自恋。
手里的羽扇在周身绕了一圈,绽出朵朵小桃花:“我本武陵仙君,诸葛亮,四百多年,你算来还是第一个进入桃源的。”
诸葛亮寂寞了四百多年,好不容易见得人面,还是个俊生的青年,桃花风流气浮上来,撩他:“也是第一个睡到我床上的。”
哪知赵云太过耿直,不管伤势,愣是要下床。
诸葛亮把他按回床上,手还顺道揩了一把他劲瘦的腰身。
“你刀伤未好,别动。”
赵云憋红了脸,磕磕绊绊、恭恭谨谨道:“承…承蒙关照。”
青年将军愈是故作正经,诸葛亮愈想撩拨他,作为仙源之神明,他活了上千年,在他面前忽然作弄心起,幼稚了一回。
这一关照就是月余,凡人的刀剑内伤,在灵丹妙药前,早就愈合,诸葛亮素来喜孑然一身,却一反常态,一再留下他。
昨夜携他到桃花林,赏清辉流泻桃花盈盈,今朝带他去桃花潭,看情深似的千尺潭水。
“凡人难得能入我武陵桃源,”不觉他已经亲昵唤起赵云的字,“子龙,看来你和本仙君缘分不浅,反正你伤着无事可做,就和我作伴游一道武陵。”
赵云心知诸葛亮心高气傲,看似是他施舍赵云福气,实则是仙君百余年的寂寞,终得以有人排解。
这些天来,也不见得他像传说里那些神仙,腾云驾雾一日八万里,总是在一城之大的武陵,来回转悠,况且说是他人不得入此秘境,此处残有绸带灯笼,尚余烟火之气,又不像是仙家闭关修炼,想必另有隐情。
仙君不多说,他也不必过问。每到边界处,诸葛亮神色里不自主流露的忧愁之色,总令他心上一紧,恨不得早入武陵百年,陪他共度春秋。
诸葛亮博览众生百态,认得凡间战甲,看得出他应是大将军之属,本应开疆辟土,名垂青史,不知为何流落边隅秘境,一条命给他捡了回来,自此,缘结难解难分。但赵云不愿提及前世,他也不需多管闲事。
两人各怀心事,又掩着互相倾慕之情,从桃花初绽,直到落红成香尘。
赵云的伤好得彻彻底底,浑身力量甚至养得更充盈,而身为人臣,对故主之忠,又成了一条拉他回人间的锁链。冥冥中,他感到循规蹈矩走完凡间一生,是这一辈子必经的历练。
诸葛亮司人情爱恨多少年,最是善解人心,但他此刻却犹豫忧虑,赵云是否对他有意。
当暮春晚雨过后,山上最后一点胭脂色散尽,诸葛亮送赵云到桃花溪渡口,为他配枪上插一桃枝。
仙君仍是那般高傲,摆足神仙架子,眉眼飞扬,嗔怪:“你这般白吃白喝白玩,若有下次,本仙君可要收你贡品了。”
若有下次,前世是有多大福份,才修来一生一次仙缘,赵云黯然,经此一别,缘悭一面。
似是感人心念,桃花溪溪水之色愈显深沉。山高水远,山水重离别。
赵云倾注满腔怜意,若是真缘尽于此,他不想仙君与今生的自己留下遗憾,至少让他确信,我心似君心。
“仙君,孔明,暂请闭上眼睛,”赵云轻唤道,贴近他,“世俗红尘中人,与意中人别离时,总有一物相赠。”
诸葛亮闭眼,他的腰身被轻轻搂住,只听赵云声音温厚和雅,随后像有两片桃花落他唇上。
武陵转入暮春,竟会如此空寂。
闲散岁月过,青鸟再次传来两位至交好友的音信。
至尊宝和紫霞仙子,正云游各处洞天福地,极是逍遥快活。
诸葛亮甚感宽慰,可相较之下自己形单影只,也太过寥寞。
五百年恍然如梦,梦里似有故人归来。软禁时日快熬出头,但那时外界早已物是人非,他的将军,归为一抔黃土。
隔了数日,青鸟又叽叽喳喳飞来,说甚么天庭近日一位龙族末裔下凡历劫归来,屈膝一跪,为众生说情,道世间情爱不应为陈规旧俗所缚,那位看似木纳的龙族竟打动天帝,恩赦了千千万万对不为礼教所容的眷侣。
而仙君,不日便可自由,重回仙籍。
诸葛亮怔怔回神,桃源津处,一个熟悉的英挺身影徐徐走来,只不过那对龙角,昭示来者身份尊贵。
赵云执礼甚恭,道:“仙君,抱歉在下来迟,现在就来补交贡品。”
天帝的结界化为齑粉,似万千银河流光,绕树红线染上新色,直如新婚。
诸葛亮搂住赵云,主动补上回应心意的一吻。

 
评论(9)
热度(220)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