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武】换魂记


武当小道长初次下山,便给华山少侠拐了去。
他是偷偷溜出武当的,好巧不巧半路遇上华山,华山见他模样清秀,衣裳华贵,身上定有不少银子,心念一动,耍起无赖,说,小道长,你不做本少侠的人,本少侠这就去告诉你师尊。
武当无可奈何,只能和华山结伴同行。
一路上风餐露宿,小道长金枝玉叶,出尘脱俗,从小娇贵惯了,华山少侠怜香惜玉,不忍他受了风尘,又想在他面前表现一下,先是做了叫花鸡,今次摘了草药炖鲈鱼,美其名曰山珍海味,体验江湖生活。
转眼暮色四合,进城不过小半个时辰,华山念着城里客栈贵,打算拉武当就地凑合,武当却径直入城,走进最金碧辉煌、华山一进去就被打出来的客栈,把元宝往柜台一推,说,两间最好的,一晚。
华山心道铺张浪费壕无人性。
掌柜的满脸堆笑,语气歉然,说,我们只剩一间了,劳烦小道长和少侠挤一下。
武当双眉一蹙,还想再通融一下,华山凑上前,把找钱全收进他兜里,说,不麻烦不麻烦,都是男的又不会怎么样。说完抱起人一个轻功翻上二楼,博得一片叫好声。
武当说,轻功我也会,少侠能不能把贫道放下来,已经到楼上了。
然而直到走到床前华山才把他放下。
华山说你睡里面,外面我护着,免得有人对小道长动手动脚。
明明是挺负责任的发言,华山却说得轻浮。
武当慢悠悠地脱下衣服,解下发冠,霜发如瀑。
华山目不转睛地盯着,好在武当不知是单纯还是迟钝抑或二者兼有,对此毫无察觉。
也许是行路劳顿,二人头脑发昏,倒下便睡,一觉醒来东方已白,楼道里靴声橐橐,来者愈来愈近,破门而入。
两位青年均是一袭道袍,见华山抱着武当,大惊失色。
武当头还晕着,起身揉了揉睡眼,还没叫一声师兄,便被两人拖下床揍了两拳。
师兄气道,好小子,敢拐我们小师弟下山,还对他动手动脚,小心贫道让你断子绝孙。
武当懵逼了,再一看床上,床上躺的才是自己,自己现在竟是华山的身子。
武当和华山对视一眼,瞬息明白,此乃换魂。
师兄把华山从床里拎起来,扛起来就走,说,师弟我们回山,下次别让师兄们担心了。
武当调好息穿上衣服提起剑追到街上,他的师兄怕是早带着华山走远了。他不会华山轻功,想借匹马,路过的几位大侠见了他,又惊又气,笑骂,小兔崽子,你欠的钱还打算拖多久?竟然有脸进城?
武当第一次见人讨债,欠债不还是不好的事,他一脸诚恳,说,几位大哥,贫…我不贫了,现在就还。他摸了摸华山空空的口袋,结果只摸出华山常叼着耍帅的破草叶子。
大侠们更生气了,长枪一挥,骂道,小的们给我打!
嗖嗖几个飞蝗石擦着武当耳畔便过去了。
债主人多势众,武当打不过,只有掉头就跑,身上还是伤了几处。
彼时华山回了武当,师兄们都热切地围上来嘘寒问暖,俨然武当团宠。而一提起那群华山,师兄们个个深恶痛绝,仿佛不共戴天。华山少侠脊背一寒,呵呵假笑。
然而下一秒假笑就成真笑了,不得不说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小道长房间跟他人一样清净,满是檀香,一想到他现在是在小道长身子里,睡的是小道长睡过的床榻,呼吸间全是小道长的气息,华山少侠莫名兴奋。
桌上摆有一面铜镜,华山对镜整容,越看越觉着小道长端的是个美人胚子,面容和武当山水一样水灵,白发若雪,眉心朱砂一点,透着不食烟火的清冷之气。平时只见武当面无表情,阴差阳错他和武当换魂,正好可以看一看小道长笑起来的样子。
一笑春风初盛,桃花初成。
华山真想欠他一辈子钱,然后把自己还给他抵债。
窗子里忽然飞进一只鸽子,华山顺手丢出一块元宝把鸽子打得晕了过去。鸽子腿上绑了小纸条,是武当寄来的信。
信上说,他正在外面找换回身体的法子,不日便回,其间还请华山慎重行事。
华山行走江湖多年,习惯使然,回过神来,信鸽已经被他烤来吃了。出门在外,小小鸽子能管两顿,烤乳鸽从来是他的拿手菜。
但这样好像就没法回武当信了,不过华山管不了那么多,浪得几日是几日。
武当收不到回信,总是放不下心来,这边债主追得急走不开,他勉强还了一部分,昧着良心躲开债主,一路打听换魂一事,兼程赶回武当。
入夜脱衣就寝,华山满脑子非分之想,纠结之下,他还是对武当的身体出了手,也就只是碰了碰那里。夜朗无风,外边树林忽然瑟瑟作响,武当从窗子里跃了进来。
武当抖落一身树叶子,拍了拍衣上尘土,疲惫地说,百晓生告诉我,再吃次这个草药就能换回来。
华山讪讪地笑了笑,他忽然想起那日他给武当做的山珍海味,随便扯了把草当作味料,做的草药炖鲈鱼。
武当歪头,察觉到一丝微妙:“等等…少侠刚刚要对我身体做甚么?”
华山心虚地转过头,再看向自己时,又是一本正经,说:“没什么,换魂要紧,小道长一路辛苦,哎哟哎哟,我的身体上怎么那么多伤。”
武当垂下头:“……对不起,被你债主打了几下,不过债我基本还清了。”
华山心里美滋滋,脸上很严肃:“别管我的身体怎样,你没事就好,本少侠皮糙肉厚,耐打。”
武当一阵迷之感动,请缨去煎药。华山忙拦住他,夺下草药:“你现在是我的身子,这么晚在武当行动不太好吧。”
华山脑筋转得飞快:“…而且,今天我在你们藏书阁,翻到了另一种能换回来的方法,更为简便。”
武当一头雾水:“贫道怎么不知道我们藏书阁还有这种……”
华山一转身迅速吞下草药,又转回来把武当按到墙上:“不试试怎么知道,小道长,你不知道的可多着呢,我来告诉你。”
武当看着自己脸上带着痞笑,越靠越近,直到两唇相接,华山抓住机会,攻掠城池,津液相混,唇舌痴缠,心神酥麻。
某种意义上,是自己吻自己,武当闭上眼,觉着莫名奇怪。
再次睁开双眼,两人已经回到自己身体。
华山只觉酸痛感铺天盖地而来:“我操我操我操我怎么这么累我身上怎么到处都痛疼疼疼疼疼!”
武当扶住他,神色无比关切:“少侠没事吧?都怪我,我去给你拿药。”
武当手足无措,一脸焦急,华山满心欢喜,拉住他,一指自己脸颊,说道:“来,小道长,香一个,本少侠就不计较了。”
武当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华山一直在占他便宜,脸色转红,红到耳尖,更显可爱。
武当狠狠甩开华山的手,嗔怒:“不亲!斩!无!极!”
从此,讨债的多了武当小道长一个。
风流债。

 
评论(2)
热度(130)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