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我也是听隔壁理科班基友说的。
是关于我们数学老师的故事。文理分科前,我在他班上,他很厉害,之前是教竞赛的,上课跟开飞机一样,不知为何要带我们一个平行班。
那天教师聚餐,老师们都喝了些酒,卸下了为人师表的威严肃穆,一个女老师在说她丈夫,然后,我们的数学老师就说了这个故事。他就普通得和所有的高中数学老师一样,是个胖胖的中年人,发际线比较高,衣服扎进皮带里,皮带上挂一串钥匙,走起路来有金属碰撞的清脆声音,平常总是笑眯眯的,像一尊弥勒佛。
他的妻子早就不在了,我们是知道的。
但我们不知道,是因为癌症。
他辞了职,照顾了她整整两年,后来他老婆不愿意在医院,一个人跑到山上,去了寺庙,不准数学老师去看他。
数学老师就像研究数学一样执着,天天去那寺庙山下守着,等着。
再后来,他们还是见了,是在一个中午,数学老师给他老婆带鸡汤。
他老婆对他说,我要走了。
等到数学老师再去看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去世了。
之后三年,他把自己关起来,埋头研究数学,不和外人说话,也不看电视之类的。
教竞赛能赚很多很多钱,他之前带了很多很多竞赛,把赚的钱都给他妻子治病了,教平行班钱不多,但要轻松很多。
我们在他课上坐飞机的时候,没想到他身上背负着这样沉重的过去。
醉酒的他把自己的故事说得平静如水,但眼睛一直是红的。
问世间,情是何物。
当时还有一个生物老师,是高三的。他说,他一个同事的儿子,不幸得了骨癌,痛得死去活来的那种,医了几年,家财耗尽,全家人都濒临崩溃。
同事老婆是化学老师,不忍心儿子如此痛苦。就在一天晚上,用透明胶带,封上房间门窗,在密闭的屋子里,点了一盆火。
那个男老师第二天早上去看他们,发现门窗都给封了,撞进去,只看到了双份的死亡。
现在那个老师,几十岁的大男人,时常犯疯病,状若癫狂,大哭大喊说,你们要走怎么不把我也带走,如此云云。
但生活还要继续,他还要照顾家里的老人,就一直一个人撑着,永不续弦。
沧海水,巫山云,世间情。

 
评论(2)
热度(99)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