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约】最佳男友

+娱乐圈Paro,金主x小明星
+摸鱼性质

今年农药BBS公布的最理想的男友排行,百里守约横空出世,超过了李白霸榜第一。
虽然百里只是个出道不足半年的新人,但他自身实力绝不在李白之下,比起风流的李白,有厨艺又温柔的弟控属性百里显然更是居家生活必备,何况他还是魔种混血,一双狼耳和一条长尾,兼顾帅气与可爱,有多少迷妹做梦都想摸上一摸。
而现在那条尾巴正被铠顺着毛,酥酥麻麻的触感刺激得守约的耳朵一颤一颤。
他正专注于锅里的午饭,还无暇顾及身后人的小动作。
铠玩够了尾巴,从后环住守约的细腰,头靠在他肩上,目光落在热气腾腾的锅里。
那些少女可以从综艺节目上看到她们的国民男友秀厨艺,但国民男友当然只做给他的男友吃,守约是他的。
“阿铠,饿了吗?”
守约顺手夹起一块肉,吹了吹热气,送到铠嘴边。
“想吃你。”
铠接受守约的投喂,印了一个吻在他的面颊上,环住腰的手开始不安分地乱摸。他看见守约的耳朵支棱一下竖起来,又咬了下他的耳耳廓。
“别闹…不然没饭吃。”
铠瞬间听话了。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要抓住他的胃。铠最先注意到守约,也是因他的厨艺。那次工作组拍完外景,直接在公司煮火锅庆祝杀青,花木兰拉上了总是沉迷工作的铠,强力安利她家新来的百里守约做饭有多好吃。
铠当然听说过这位新人,实力出众,模样秀气,时下流行兽耳元素,魔种又有种族天赋,自然出道就大火。
“铠总,还合口味吗?”
守约还系着碎花围裙,端着盘子,稍微歪头,露出个腼腆的笑容,不像个气场凌人的当红偶像,更像温软贤惠的邻家小弟弟。
铠内心似有一处被突然戳中,他脑内迅速闪过好几种回答方法,想着两人所在的场景不停变幻,从午后厨房到仲夏婚礼到冬至暖阳下的家庭花园,最后一时嘴快,脱口而出:“一辈子。”
守约动了动耳朵,不解:“…什么?”
“一辈子都不会腻。”
魔种少年的脸泛上羞涩的红,身后尾巴欢欣轻晃,客客气气地说:“多谢夸奖。”
那一瞬间,铠就很想把他领回家乖乖养起来。
铠本来不是很喜欢使用社交软件,花木兰经常吐槽他像个活在中世纪的人,但为了第一时间掌握守约的动态,他还是下载了微博微信QQ,并旁敲侧击花木兰,问她一些关于守约的事。
花木兰一眼看穿:“铠,你…是不是看上我家守约了?”
铠回她一串省略号。
“行的吧,头条我都帮你们想好了——震惊!当红偶像竟被总裁包养!究竟是潜规则还是真爱……”
经过一个多月,铠已经可以熟练运用表情包:“你的戏可以少一点吗?”
“不对,你生活能力为零,你被守约养还差不多。”
“……”
“喜欢就大胆去追,守约出道是因为供他弟弟,当明星来钱快,他其实不是太喜欢抛头露面……”
铠听完花木兰一番叙述,更是增了几分怜爱。
然而还是发展成了金主包养小明星的模式。
铠给他钱让守约住进自己家给自己做饭,缺钱如守约很爽快就答应了,也不考虑后果,单纯得让铠心生愧疚。
花木兰也觉得很迷:“你这个操作好像有哪里不对,也说不出哪里不对。”
铠点头:“他也没觉得哪里不妥。”
只是多做几顿饭、睡在一起就能得更多的钱,而且还是住的别墅,守约丝毫没有被包养的自觉,他履行着自己该履行的责任,仿佛是以一个温柔男友的身份。
花木兰最近给守约接了几个综艺节目,录完都是凌晨时分,守约节目上精力再好,一下舞台也困得走不动路,裹着毯子就倒在休息室里。
花木兰先给缩成一团的守约拍张模糊的照片发个微博表示表示,再揪着人耳朵把他叫醒,一下子塞到铠怀里,让他把人带回去随便处置。
节目的需求,守约好像喝了点酒。魔种体质特殊,沾不得酒精,一滴便醉,双耳都软软下垂,气质愈发的温软可人。
铠趁机伸手去摸守约从不让人碰的尾巴,守约睁开睡眼,一见是铠,又安心阖上眼帘,乖乖埋进铠怀里,尾尖讨好似的绕上铠的指尖。
第二天早上花木兰收到了守约的微信,他说他腰疼。
电话那头花木兰几乎是咆哮着:“铠你给我悠着点,提醒你一下,守约还差一岁成年。”
铠平淡说道:“…我知道,我会负责。”
花木兰忽然有一种白菜被拱了的感觉。
挂掉电话,铠揽过守约的腰,把他按在沙发上一顿亲吻,直亲得他喘不过气,到这份上,守约还要试探着问一句:“阿铠…我们这是在交往了吗?”
铠只回以一个更缠绵的吻。
那天以后守约迅速进入男友模式,铠作为上面那个,在关心人这方面都要自愧不如。
守约温和心细,爱意也是绵长而细密,若是他演出现场有粉丝生日,他会为粉丝准备礼物,若是与女明星同台演出,他处处都会为那个女孩子考虑周详,尽量避免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也难怪不少路人都想要他这种类型的男孩子作男友。
守约没有档期的空闲日子,铠从公司回家总能吃上精心准备的晚餐,还有到家时一个轻柔的吻。铠发现书架上摆上了两人的合照,家里的角角落落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电视上正好在播守约参与的一期综艺,那一期他脖子上戴着黑色项圈,配上兽耳兽尾,有几分被驯服的禁欲感。
守约红着脸连忙换台,却被铠拽住尾巴,浑身打了个激灵。
“花木兰给你的搭配太糟糕了,不过还好你长得好看。”
“一般…一般……”
铠凑近他的耳朵轻声说话:“项圈上,我看见了。”
项圈上刻着铠的名字,那也是花木兰故意选的。守约可以坚决拒绝不带,但他的态度强硬不起来。
手里的尾巴不安地颤抖,守约不敢直视铠的眼睛,铠就挑起他下颚强迫他看向他。
一夜无眠,铠又忘了守约还没成年。
“守约是最佳男友,你就是最笨男友。”
又听到守约向她请假说腰疼,花木兰简直想锤爆铠的头。
“你看见今天的头条了吗,上次录完节目我一没盯着你俩,你俩就被狗仔拍下来了。守约他才出道,还是个未成年,你这样会对他有多大影响?”
铠默默结束通话,心下已有决定。他宁愿拨通早就断绝联系的号码:“露娜…”
“哥?你终于要回来了?”
“不回来,只是请你帮你嫂子做个公关。”
铠总觉得自己能为守约做得太少,这种背地所做的事,也不需要守约知道。
等几年后,事业稳定,时机成熟,守约年年霸榜最佳男友,最后却公布自己已有归属,国民男友一下子变成别人的男友,迷妹们接受度竟意外地高,一夜间涌现一波CP大佬。
今日头条——年度最佳男友?只是对他而言。


-Fin-
新年快乐

 
评论(9)
热度(294)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