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铠约】龙域之狼

+有双兰
+龙域领主x绝影神枪

西方腹地秘境,密林莽莽,地势复杂,龙域之广,堂堂水晶猎龙者花木兰竟是失了方向。
三天前,她和暗影猎兽者比赛猎龙,并立下约定,谁若是猎到了龙域领主,谁就要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个要求,可现在她连她身在何处都没个数,遑论找龙。
草木簌簌,一条红线骤然瞄准了她,花木兰一个翻跃,那子弹堪堪擦着她脸颊而过。
龙域之内居然有狙击手,猎龙者不敢大意,掏出双剑,顺着刚刚子弹射来的方向,步步逼近。
又是一声枪响,不过这次来自身后,她向后丢出轻剑,两段位移闪身至草丛后方,换上重剑,剑芒锋锐,控住草里的偷袭者。
狙击手的隐身术渐渐退去,原来是一只狼族的魔种,眉宇冷冽,双耳尖尖,长尾茸茸,白发里带着一撮异样的红。
即便是性命受制,魔种的红眸内也是一片近乎冷漠的平静,他的枪再次对准了花木兰的额头。
“从龙域出去,猎龙者。”
“小狼崽子,姐还没猎到领主,不过先拿你开开荤也不错。”
花木兰看看他的尾巴,又看看他的耳朵,戏谑道。然而比起杀了他,热爱小动物的猎龙者更想摸上一把过过瘾。
久闻魔种稀少,狼族狐族样貌精致,身如名器,更是魔种中的尤物,只是行踪诡秘又聪敏无匹,好容易逮到一只野生的,还是在龙域之内,够花木兰吹上一阵子。
狙击手的尾巴稍微动了动,道:“你难道觉得你的剑快得过我的枪?”
这时花木兰居高临下,注意到他披风竖起的高领之下,脖颈上锁有项圈。猎龙者根据多年的经验推测,这只敢情还不是野生的,已然有主。
鉴于此地是龙域,等闲人类绝不可能入境,他的主人,极有可能是龙族。
“…有点意思。”
“猎龙者,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从龙域出去。”
“姐就是来刷龙的,我还要猎你的领主。”
出乎意料地,魔种闻言放下了枪,平静道:“你不可能猎到他的,这个你带回去吧,至少能证明你来猎过了。”
在花木兰错愕的目光里,他解下了自己的项圈,挂到她剑尖上。
“在你出去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小狼崽子的双眸亮如红玛瑙。
“其实一直有一人跟着你。”
花木兰放下剑,突然觉得这场比赛失去了意义。
“高长恭———姐一个人猎龙完全可以!”

百里守约埋下的三个眼被猎兽者拆了两个,他不得不留意起这对闯入龙域的搭档。
失了项圈,换得两人离开龙域,保证领主的安全,这波不亏。
狙击手就位,一枪精准打下两只飞鸟,以备晚餐。
项圈是铠给他戴上的,龙族总会喜欢在所有物上宣誓主权,龙域内更是不准外族进入,两个月前守约寻找弟弟踪迹,误入龙域,就在他被几条巨龙包围的危急时刻,铠出现了,龙甲化去,这个手握细剑的蓝发异族人,竟是龙域的领主。
说是铠救了他,也可以说是铠变相囚禁了他,把向来自由的狼圈养在一方龙域,天天让他做饭,还撸狼尾巴。
守约逃不出去,铠又答应他会让手下的龙帮忙找他的弟弟,守约更不可能走掉。
象征所有权的项圈不见了,铠大概会生气,但百里守约没想到,铠会做更过分的事。
“守约,过来。”
一被铠唤到名字,守约的尾巴便会不自主地微微晃动,他听话地走过去,像往常一样,跪伏在铠腿边,头枕在铠的大腿上,极是乖巧。
铠先是揉了揉他耳朵,继而挑起他下颚,迫使守约对上他结霜似的目光:“晚饭不错,就是让我等得太久。”
守约的尾巴又开始晃动,这次是极度的不安,他垂下耳朵:“阿凯,我错了,下次不会迟到了。”
“我猜,太迟是因为…你的项圈?”
守约避开铠的目光,小心翼翼道:“我…遇到了猎龙者……阿凯你别生气…”
“守约,看着我。”
守约不得不正视铠隐隐含怒的神色,他在领主的冷色眸子里看见自己可怜的臣服样。
“对于不听话的狼,只有给他永久标记。”
魔种无措地睁大双眼,铠掐住了他的脖颈,命令道:“披风脱下,坐到我身上。”

守约不是没有预料到过这一天的到来,他知道高等异族养一只魔种,几乎都是将其纳为玩物,发泄欲望。只是铠对他太好了,让他随意在龙域秘境闲逛,护他不受龙类和人族的追捕,还帮他打探弟弟的下落,长此以往,一种莫名的心情情愫潜滋暗长,守约愈发地不想离开他的领主。

如果抱他的那个人是铠,那也未尝不可。

魔种的尾巴缠上铠的腿,他的尖耳机警地竖起,臀部刚好压到一个火热的硬物。

“这就兴奋了吗?你看看你的尾巴,你的身体比你本人诚实。”

“没…没有……”守约头抵在铠的肩上,嗫嚅道,“只要是阿铠想做的,都可以。”


 
评论(34)
热度(236)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