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白】三千场

+我胡汉三又回来更新了
+突然开车不需要理由

陪君醉笑三千场,何处起离伤。


且看这烽烟乱世,王气颓靡,妖魅横行,鬼怪流离,任是个草木都成精,遑论千年狐狸。
韩信将李白捡回府里之时,张良曾调笑道,将军怕不是娶回个狐狸精。当时还道是玩笑话,可张子房何许人,言灵法师早就识破狐妖真身,故意埋个引子,等着看将军日后闹笑话。
其时炎炎酷暑,艳阳当空,平地乍响一声惊雷,天色陡变,黑云压城,无端的电闪雷鸣,寰宇欲倾。
约莫一炷香的时辰,天地方才一清。这般奇异光景,或说是神仙渡劫,或说是新王崛起,在此光怪陆离、异彩纷呈的乱世末年,倒也不惹人稀奇。
韩信外出狩猎,遇上天公不做美,只得两手空空打道回府。只见官道上一焦黑巨木旁,一狐狸遍体血污,气息尚存,将军动了恻隐之心,顺手拎起狐狸,给捡了回去。
将军府上大夫为狐狸治好伤处,张良又为狐狸渡了些法力,第二日,狐狸总算熬过鬼门关,灵气尽显,活蹦乱跳的,还晓得自个寻到将军酒窖偷酒喝。
韩信第三次将狐狸从酒缸里捞起来,奇变陡生。那狐狸斜斜睨他一眼,神似美人送秋波,但见云雾袅袅,白狐化成个清丽少年,一下子压在韩信身上,惊鸿一瞥,媚色撩人。
未得好生盘问狐妖,少年打了个酒嗝,又变了回去,蜷成白绒绒一团,睡得分外香甜。
韩信抱起狐狸,神思恍惚,犹似身在梦中。
天色渐白,整夜韩信都是极宝贝地抱着狐狸入睡,那一晚,将军梦见自己一身龙鳞银甲,一杆照雪银枪,缘溪徐行,四野桃花夭夭,似云似锦,亦幻亦真。忽闻笑语如铃,日间那狐妖狐耳绒绒,眉目盈盈,缤纷落英中,他遥举酒盏,爽朗笑道:“白龙,来干。”
刹那间云雨催花,群英乱舞,待得灵台清明,不过南柯梦一场,桃源本无形。
韩信揉了揉狐狸肚皮,小家伙正睡得香甜,浑然不觉,翻了个身,堪堪压住韩信的手。
将军无奈,缓缓将手移开,恐惊醒了狐狸,眸底浮现温柔之色,怕是刺探敌情也不曾这般小心翼翼。
将军府素来肃穆正经如若朝堂,自打韩信捡回狐狸,当宠物养在府上,免不了今儿个少只鸡,明儿个丢缸酒,狐性顽劣,连将军书房也要闯进去,在宣纸上留下几个梅花似的爪印。
韩信不知多少次将狐狸从酒窖里抓出来,狐狸吐了吐小舌,喷出一口酒气,爪子抓来挠去,尾巴差一点甩在韩信脸上。
韩信纵容狐狸偷酒不知多少次,可狐狸再也没变成那个少年,少年温软的身躯,惊艳的面容,似乎只是韩信臆想。
韩信夜复一夜梦见那只狐妖,还有漫山桃花,万户酒家,常道狐族善媚,若不是小狐狸看似和等闲宠物无异,堂堂将军几乎要怀疑自己被它魇着了。
陈年老酒本就不多,现下又打碎了一缸,韩信把狐狸放在膝上,揉捏着狐狸的脸,道:“小狐狸,我救了你,你怎么这么皮,戏本里不都该是以身相许?”
狐狸转过头来舔韩信的手心,讨好卖乖,眼波如丝,若是个美人,那可了得。
韩信挠着它下巴问它:“在这将军府,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狐狸最喜这般触碰,舒服得半眯眼睛,拿起爪子,指了指它自己。韩信哭笑不得,也只能认命。
将军养狐,不日传遍全城,就连街坊孩童也唱起歌谣,青丘行,白龙鸣,韩将军,养狐狸,白狐狸,变美人,洞房夜,把君迷。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夏去秋来,府上美酒也只剩最后一坛。
白狐日日调皮捣蛋,上蹿下跳,骚翻全府,就是迟不化形。
兴许是前些日子玩得累了,今天小狐狸蜷成一团,白绒绒、软绵绵似一簇云锦,乖乖躺在屋檐上休憩。
韩信自酒窖出来,盘算着去君主刘邦那要几坛好酒。将军策马,打城西去往城外君主避暑的山庄,跃马扬鞭,风尘在后,路人皆道将军面有喜气,好似去置办娶亲彩礼。
城门西口,一青年就地摆阵,挂一面镶边八卦旗,桌前白布上黑字写着,代写书信,拒不算命。
青年年少霜发,眉目英秀,轻摇羽扇,气度出尘,一见韩信经过,眼眸一亮,忙招呼道:“这位将军,我看你印堂发黑,命中有煞,我这里有天书残卷,卖你拓本一份,包知前世今生。”
这招摇撞骗得,也忒明显。
但前世今生一词入耳,韩信魔怔似的勒马,手一碰那天书,似有春风扑面,豁然开朗,桃花回舞,那狐妖现出姓名模样。
青丘之民,蛟龙之民,世代比邻。
桃李有言,春风作信,龙狐修好为秦晋。
谁知烽烟四起,甜言蜜语作刀光剑影。
将进酒,那狐妖挽个剑花,含泪吟道,杯莫停。
五道剑气,穿骨透心。
“饮尽离觞!陪君醉笑三千场!”
韩信心一惊,出离幻境,浑身冷汗涔涔,如大梦初醒。
再看四野,哪有甚么白发青年摆的算命摊子?
马蹄声催,取了酒加鞭赶回府上,日已西斜。
将军喜俭喜静,府上素来少仆役,堂前花落,寒鸦别枝,薄暮冥冥,全府上下寂若空宅。
韩信唤道:“狐狸?”
以往小狐狸闻到酒香便忙不迭扑上来,可这次狐狸像消失了一般。
韩信心跳得如擂鼓,提着酒跑入酒窖,只见最后那个酒缸碎了一地,酒水蜿蜿蜒蜒汇成几个字样。
——白龙鳞,青狐珠,丹凤羽,君可娶。
兴许是相思情长,将军一头红发尽作霜白,额上化出龙角,终是渡过凡劫,重修龙身。
白龙一声长啸,腾跃万里。
说是醉笑三千场,那狐狸还欠他最后一次洞房花烛酒。
千年前,蛟龙之王以身坠轮回,历三千凡劫换得青丘狐族存得血脉,都道白龙大善大爱,殊不知韩信一切只为李白一人。
青丘少主舞一曲青莲剑歌,送情人坠往凡间,自此这一剑招永绝后世。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酒尽梦醒,桃源无处寻。
韩信行过九州,于桃花潭之渊取得青狐遗落的珠子,于梧桐树之冠采得丹凤新换的尾羽,最后按住胸前跳动的逆鳞,飞回青丘,李白正倚在桃花树下,醉得双颊绯红。
“白龙,本剑仙无以为报,将就下这合卺酒,何如?”
韩信举起酒盏,轻笑道:“狐狸,白在我将军府上待那么久,你早是我的人了,还不肯说一声喜欢我?还是你想叫我夫君?”
“那你听好了,”李白狐耳瑟瑟,眼波流转,笑里带媚,一副风流样,“青丘少主,只喜欢夫君韩重言一人。”

(点链接看白龙草狐狸.avi)
https://m.weibo.cn/1791352064/4127100569139259

 
评论(14)
热度(307)
© 木辛君✨|Powered by LOFTER